沈重的無力感

Charis Hung-Life 於 11/0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常常有一種無力感。
有時候某些情況你明知道自己無法或不會付出太多,就會開始猶疑,到底該不該叉隻腳埋去?
是不是從最初開始就該無情一點,甚麼也不要做,反而能減低對方受傷的程度?

也許性格使然,我從前很容易吸引一些情感需要依賴的人。
初初大家都會感到異常幸福。
依賴的人找到了據點,被依賴的我也感受到了被需要的快樂。
只是當大家掌控不了那平衡,依賴的人成了情緒勒索者榨取對方,被依賴的人由付出的甘甜轉為苦毒的怨恨。
關係不再平等,自此爆破。
大家都深深受到傷害。

這樣的情況重覆數次,我開始恐懼。
以後再遇到這類人除了保持一段距離,我也會想自己是否給了太多錯誤的訊息予對方。

很多人說自己是個內熱外冷的人,我覺得自己剛好相反,我是外熱內冷的。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讓每一個人都感到愉快,畢竟生活已經那麼艱難,我不想為難自己,也不想為難你。
我盡量對每一個人友善,但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為每一個人都赴湯蹈火。
有限的人只能給予有限,餅切得越多舊,份量自然會越少。
五餅二魚是神蹟,不是人所能行的事。
所以我也一再自私地說,我的愛只留給重要的人,也希望愛我的人不要同等重視每一個人。

愛的區分奠定關係。

於是有些時候,有些情況,我會很掙扎。
既然自己不打算或者沒有辦法援助對方,還有需要問得太深入嗎?還有需要給予建議嗎?不如閉口不言好像更好一點。
收起那廉價的同情心,合上那只想講漂亮說話的嘴。
虛假的曙光比直接的黑暗更讓人受傷。
我自己很討厭只說不做的人。

但有時我會很害怕。
害怕自己可能是對方最後一根稻草----壓死了他;害怕自己可能是對方最後的水泡卻沒有套在他的身上----淹死了他。
不是常說人的生與死,有時就只在乎某個瞬間嗎。
很沈重。
因此常常很無力。

欸,我想對你說,如果在你困難的時候我對你很冷淡或甚麼,請不要太難過,我並沒有討厭你或想要忽略你,我只是太有限,無法付出太多。
是的,我們的關係還未到兩肋插刀。
對不起,我不想讓你擁有錯覺,最終卻讓你嚐到被背叛的滋味。

因而若果我曾經求助卻收不到回應,也不需要怨恨或自卑。
只是對象錯了,也只是每一個人能做的實在不多。
沒有人有意傷害我。
大家都只是無法不去選擇傾倒愛的對象,因為我們是如此有限。

深願每一個無力的人都能得到原諒,而每一個受苦的人都願意寬恕。
我們原是一樣。
一邊受苦,一邊承受著別人的無力;
一邊無力,也一邊承受著自己的苦難。

今夜,是個令人難過的夜。
18條人命。
願逝者安息,生者安好。
這些安慰依然廉價,我們卻只能繼續說。
可以做更多的時後必須做,但人終歸跳不出有限。
這個農歷新年前夕,實在叫人痛苦。
逝者家人,只有更甚。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