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見工而對方請不請你也沒所謂的時候

Charis Hung-Life 於 16/03/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你仍記得自己第一次見工時的情況嗎?

那陣時我剛畢業,收到約面試電的話非常高興。
提早至少半小時在公司附近遊蕩(預鬆少少時間防止意外,不過也不可以太早到達以免太疙瘩),我是不可以趕急的人,一急我就會焦慮。
焦慮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猶記得入房前我不斷叫自己放鬆,深呼吸又深呼吸。
面前是兩位微笑的女士(後來就是我阿姐和leader),我也連忙擠出一絲笑容。
面試的時候,身體一直不受控地震。
當時是夏天,為了望落整個人顯得formal一點,我仍選擇穿上外套,想著反正在冷氣地方,熱極有限。
沒想到最後不止不熱,反倒整個背脊全是冷汗。
面試完畢後,我推門而出,熾熱的太陽曬在皮膚上,顫抖才停止。
我默默祈願自己剛才沒有震得太厲害,不然就太醜怪了。

你問我是不是很緊張,我會說有一點,但自問並未到達慌張的地步。
但那顫動,就是止不住。
後來幾年後再面試其他工作,也是同樣的情況。
我只能安慰自己,大抵那一點點的震動只有自己才能察覺,至少成為了我阿姐的老細們,未曾因此事嘲笑過我。

今日我又去in了份工作,是政府統計處的時薪訪問員,工作期由4至5月中,是我非常喜歡的短期工作形式。如果獲聘,就可以大大補足這個月搬家的支出,相信也會發生好些有趣的事能讓我寫成文章,但不獲聘請我也沒有太大損失。
本著這樣的心態,我第一次面試連輕微的抖顫也沒有。
那一種從容,實在令人感動。

如果面對生活,我們也能時時這樣該有多好。

成功嗎?那很好。
失敗了?也沒甚麼,我不乞求。
嘩!爽呀!
不過人生,大多數時候我們只是祈求不要活得太狼狽,只是希望簡單一點就好。

對不對。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fanpiece 推薦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