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Charis Hung-Life 於 09/04/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很喜歡Facebook的「當年今日on this day」。
只要你曾經在「今日」出過post,那麼你便可以在今日回看所有年份的「今日」自己曾寫了甚麼。

沒有「當年今日」,我會差點忘掉在沒有whatsapp的那些日子,我們是會到別人的wall上留下訊息,公開地。
想想都覺得搞笑。
陷世界都知道我星期六要領詩揀了甚麼歌會和誰合作。
當然那時候Facebook圈子很小,朋友是真的朋友,不是像現在網友比朋友多的形態(並沒有覺得現在比不上從前,我喜歡認識有趣的人啊)。

兩年前的那天我曾寫了個故事:〈你點解成日笑?〉

如果世界劃分為快樂的人和悲傷的人,我會把自己歸向悲傷那一邊。
如果心情可以用一條線來表示高低,我覺得自己的起點是由負數開始。
做過無數次心理測驗,都會顯示為抑鬱,有時候嚴重一點,有時候則輕微。
嚴重的時候也會想到底我活著為了甚麼?
世上的一切有甚麼意義呢。
也想過過馬路的時候只要停留久一點,也許我就可以結束生命。
或者我可以得到解答/解脫。

心很痛。
不只是心靈上,而是肉體也跟著一同疼痛。
但並沒有控制不到自己,仍然可以非常理性地思考。

家庭的關係,你問我我會抗拒就醫。
睇醫生是我最後才願意嘗試的方法。
不是因為怕標籤,也不是不願意面對現實。
而是我一直在想究竟甚麼稱之為病。

如果病是等於abnormal,那麼我可能真的有病。
但有些人過份開心,卻從來沒有人說他有病,只會叫他做人謹慎一點甚至欣賞他的樂天。
於是我發覺所謂的normal,不過是取決於大多數人所擁有的那些特質而已。

甚麼是病?讀大學的時候學懂了如果有一樣事情嚴重至影響你的生活,令你非常困擾,才考慮就醫吧。
人類原沒有病的概念,所謂病或有甚麼病,是人類活了很多年以後所累積的知識。
因此病的分類一直有在修改,像精神病的分類已去到DSM 5。

我很認真的去想,究竟我的不快樂有沒有影響我的生活?
我肯肯定有。
但我肯定我不受困擾。
我說過,我很喜歡自己的。
困擾我的是身邊人、是社會對不快樂的看法。

為什麼我不可以不快樂呢。
為什麼我感到傷心或是沈鬱,我必需要躲起來,或不要接連公開,不能像宣示我有幾快樂般如此自由?
撇除副作用,我絕對相信食藥可以令我變得快樂或是輕鬆一點。
但我會想,那個還是我嗎?
無法再好好運作腦部,無法從心地思考,一直會覺得疲累......
那個還是我嗎?

我寧願承受錐心的疼痛,好過虛假的快樂。

於是我寫了那個故事,想對那些說我有病的人其實有幾荒謬。
你們不是沒有問題,你們只是活對了世界。
這個世界認為不快樂是一種病。
世界害怕承擔不快樂的人,一如中共只有勇氣擁護和諧。

但曾經如此憂傷的自己,竟也變得不再一樣。
自從幾年前開始,那種憂傷正逐漸淡化。
如果以前我的心情由負數開始,我會說現在是由0開始,我竟能回歸至無。
我不知道是不是人大了,身體內有些物質改變了,或許與實際環境、性格和對事物的看法改變有關也不一定。

我不知道原因,正如我也不知道從前自己為何如此憂傷。
我只知道我的確不同了。
我很同意StoryTaler 說書人一直宣揚的概念:你只需要覺察自己的情緒,毋須加以批判。

我並沒有覺得從前的自己很慘現在就好了

從前的自己很有深度現在則被現實充塞所以沒有了很多感受。

並不是這樣。
只是隨著歲月的步伐,改變的並不只是我們的外在,內在也一直在推倒重建。
了解現在的自己,接受這樣的自己。
這才是我們應當做的。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