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最後被加倍賜福,他幸福了嗎?

Charis Hung-Life 於 09/11/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聖經裡有很多章節,我常常看不明白。
對於自己的不明白,我倒沒有感到甚麼不安或不好,反正上帝就是奧祕。我好好思考便是,今天的我不懂不代表以後都會不懂,以後真的不懂到了見上帝面時再問便好。
不懂裝懂才是一種禍害。

〈約伯記〉,一個義人受苦的故事。

約伯一日之間沒了財產,十個子女全死,後來自己還全身長瘡,老婆厭棄,遭人白眼,還被好友老屈有罪。一下子可說是從天堂掉進地獄,痛苦不堪,由是屢次向神求死。
從這個故事中我們得知義人會受苦,對許多好人來說這真是一個福音。看哪,義人如約伯也會遭受苦難,遭受逼迫的不都是壞人,即使那些懲罰來自上帝也不一定是報應啊。〈約伯記〉算不算是對好人們的另類安慰或定心丸?
畢竟許多人不都覺得遭逢橫禍或巨變者必定是做了甚麼見不得光的事,所以現在時候到了一一賠上代價?又或是覺得總被問題纏繞的人想必是自身也有一定過錯(e.g.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仆街磁石)(不幸的是這些在某程度上也確實真實,但有時候也可能只是單純的倒霉而已,像約伯就超級倒霉))。

記得以前看過幾篇文章談到,人類其實無法接受好人無緣無故被害,因此一旦有事情發生,便會急於尋找原因,好等自己的世界不致崩塌,於是才會出現受害者受二次、甚至三次傷害如此荒謬之事(e.g. 被非禮甚至強姦的人常被指責穿着性感)。約伯的三位好友正是這樣,以前我很討厭他們,覺得他們只懂站在道德高地上批評約伯,我就不信他們若果今天和約伯同遭苦難能不發一句怨言。
但這次重看卻發現其實他們也沒有那麼壞,聖經記載這三個人在約伯眾叛親離時,為約伯的慘況「放聲大哭」,還「撕裂外袍」(表示悲痛),更沉默地陪伴了約伯「七天七夜」(伯:2:11–13)。這樣看來,他們是真的視約伯為好友,只是當約伯開始求死、埋怨,才被刺激,從而批判約伯自義,甚至把他說成罪人。或許在心底裡,他們其實也處理不到究竟發生何事。

上帝是不可能犯錯的,那麼錯的就只能是約伯。

由此開啟了他們和約伯超長的三次辯論(整整從四章到三十一章),當然話是說得愈來愈難聽,在我看來,約伯也不遑多讓,彼此都開始人身攻擊,大家都在說對方蠢,不懂智慧之類。不過約伯是受害者,我們要多體諒。
三友的可怕之處在於他們說的話其實很正確(除了老屈約伯犯罪),像上帝會翦除惡人,我們要敬畏上帝,神不會犯錯之類,這些怎麼會錯呢?然後他們又暗示上帝不會懲罰無辜的人,意旨約伯可能不是無罪的或至少他的子女/祖先可能有罪,但也包底說,只要你悔改誠心轉向上帝,祂必賜福予你。哇,這樣的攻勢即使放諸現在,誰又可敵擋?事實上,這些言論在多數情況上,也確實可能是事實。唯有像約伯這樣擁有強大心臟的義人才能敵得住這一波又一波的髒水吧。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應該早被淹死了。

〈約伯記〉的存在正是狠狠為「義人不會受罪」的言論摑上一巴。不過約伯受苦的起因是上帝與撒旦的「打賭」(?),而且我發現,還是神先挑機的:「耶和華對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那樣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伯1:8)這才有了後來撒旦說約伯的敬虔不過由於上帝賜福,要拿走一切甚至降災方可顯露實相。如此才有了約伯受難記,想說這樣的緣由……是不是不太好呀?(滴汗)

Anyway,約伯算是上了一課,這才真的裡裡外外配得上他在開首時說的:「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也創造了其後傳頌至今的金句:「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伯 42:5)總之這課讓約伯真正折服於主前,雖然有點狠。但上帝之於人類,大概就是這樣的一種存在吧。我們其實沒有甚麼資格質問上帝(當然資格還資格,行動還行動,情感還情感,三回事來的)。

後來上帝責備了三友,又讓約伯的財富翻倍,亦再擁有了十個兒女,曾經翻臉不認約伯的朋友也再度聯繫。我和K討論這段經文時,都覺得閱讀時感覺甚是複雜。
受過的傷可以因為祝福而被蒸發得不見痕跡嗎?新生的兒女能撫平死去兒女所帶來的哀慟嗎?應該不可以吧,就像血債永不可能票償。不如說,更令人覺得憤怒。Am I a joke to you?
如此,上帝的再度賜福對於約伯來說到底有何意義?經歷了這一切的約伯,內心又是怎樣的呢?他餘下的日子是否覺得幸福?當然我知道這不是〈約伯記〉的重點,聖經也不可能甚麼都寫上,但偶爾,我真的很好奇滿有智慧又雄辯滔滔的約伯,後來心裡裝著的是甚麼。可惜他沒有再開口說話。我們只能從結尾知道:「此後,約伯又活了一百四十年,得見他的四代兒孫。這樣,約伯年紀老邁,日子滿足而死。」(伯:42:16–17)

這位遭遇大起大落的老人終於告別了世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