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很久不見的朋友需要有一點勇氣

Charis Hung-Life 於 08/02/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我曾經有一個很親近的朋友。
他是我中三時做Prefect的隊長,照道理說,像一個大哥哥,可是那時我們都叫他媽媽(笑)。
他是個很溫柔的人,又因為是隊長,需要常常提點我們很多東西,久而久之大家便覺得他有著媽媽慈祥帶點囉唆的氛圍,不過最大原因還是想要逗他玩。
你知道有些人就是會讓人有想捉弄他的感覺。

我不太想得起為什麼會和他友好起來,畢竟當時不過是隊長和隊員的關係,只有在活動和當值時會在一起。
他那時的女朋友和我是同級生,我和她也是朋友,不過和他的關係更熟絡,這點讓當時的我一直覺得很神奇。
原來人與人之間是否親近,與外在因素未必有直接關係,還是靠彼此的磁場和特性多一點。

總之和這個人十分投契,我還把他邀請到教會(FYI:我也把他的女朋友邀請到教會去了,天知道在教會虔誠時候的我多麼熱心,栽種了幾多種子,雖然後來我是離開了喇)。
於是相處的時間更多,最近回看Facebook的當年今日,處處都是彼此交匯的行跡。

是他經常安慰情緒低落的我,送我手製的小禮物,出來工作以後也常常請我吃飯。

是他第一個讓我意識到認真思考信仰的話可以跌入一個痛苦的圈圈,還記得有晚他和我說暫時不能再返教會了,因為有些事情想不通,也有點窒息。我當時無法體會他的狀況,只能說為他祈禱,希望他早日找到答案。

是他讓我知道原來我是個會令自己辛苦的人,他的手指在餐桌上比畫著,說有些人的思路就是一直向前走,A道路不通是就嘗試走B的路線。但是我在走著A道路時,卻會一同思考B、C、D、E的情況,並且論走在A至E哪一條路時,也一再思考不同parties的不同想法與處境,考慮很多,自己和自己辯論,來來回回。
他說這樣不是很累嗎,也許做人不需要思考那麼多啊。

同一時間,他也可以很on 9。
最記得有次他坐在我和另一個朋友的旁邊。
他笑我這樣的身型長褲也可以吊腳,正當我想還他白眼時,他望一望隔壁那個朋友,說:「咦,原來佢都吊腳。」
而那個女生穿著短褲。

他這類型的笑話常常引得我大笑。

是這樣的一個朋友。
我很喜歡他,超喜歡的。
這樣喜歡的朋友後來竟也疏遠了。
人生真可怕。

和他住在相近的地方,偶然在小巴上會遇到。
會聊天,也很愉快,但就只是淺淺的觸碰,不是從前那種感覺。
這種時候我都會想,是否往事只能成為追憶?
或是如夕爺所寫:「不如不見?」
搞不懂這個朋友在想甚麼,我也沒有把握會否只有自己戀戀不捨。

真的,有好幾年沒有再和這個朋友聯絡。
(現在已到了好些事情都以「年」為單位的年紀了。)
有幾次想過再找這個朋友,但又怕會得到不好的回應。
有時候,因為愈看重,才更不敢輕舉妄動,才更猶疑。
這個世界上,應該大部分人都下意識想逃避受傷吧?

終於在某個失眠的早上,帶著「死就死啦」的心情,Whatsapp了這個朋友,還約了見面。
赴約途中還是輕微擔心著氣氛會否很尷尬。
不過我不是那種為了擁有美好回憶,就謝絕一切的人。
雖然有機會會為回憶添上不好的尾巴,但也有可能是好的延續呀。
如果我能有機會再嘗試一次回憶中覺得最好吃的食物或最好玩的地方,我無條件會試的啊。
當回憶經得起考驗,證明並非被美化,我會相當相當高興。

非常慶幸,那是個美好的夜晚。
彼此交換了近況,也說著一些on 9的話題。

而他說:「其實除咗女朋友,我好少同人單獨食飯。我諗你係唯一一個,如果唔計lunch一定要同某個一樣唔帶飯嘅同事撐枱腳嘅話。」
我瞪大眼睛,從來不知道他是這樣的人:「點解?」
「你唔覺得如果同一個唔啱傾嘅人一齊會好唔舒服好唔自在㗎咩?三個人或以上又會好啲,互動會無咁緊張同尷尬。」

我想起從前我們已無數次單獨吃過飯,我不知道原來是那麼珍貴的存在。
而他這番說話也讓我安心起來,雖然事隔好幾年,可是他還是把我當成能舒服自在相處的好友。
謝謝你啊。
也謝謝你再一次請我吃飯,下次我一定回請你啊。

失而復得,真美好:)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