繭與死皮

Charis Hung-Life 於 10/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你知道嗎,彈奏樂器的人,他們的手總有著厚厚的一層繭。繭是皮膚自我保護的證明,它能避免反覆摩擦的地方嚴重受損,但同時也令觸覺變得遲鈍。我覺得心也是一樣。受傷的第一次疼痛,第二次落淚,第三次失望......一而再,再而三,它也就結了一層厚厚的繭,為了保護自己。」

「所以你現在才會看所有事淡如水,彷彿不痛不癢嗎?」

我疑惑。
「在你眼中,我是這樣的嗎?」

「他們都說你冷淡,有時更像無情。似乎沒有事沒有人可以傷害到你。別人還在舔著傷口,你卻早已昂首向前。」

我笑了笑。


「以前,有好多人和我說:喂,你太沈重了,放輕一點比較好。你看,你事事也這樣認真,會嚇怕人的。他們也只是口上說說,轉個頭就忘記了,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你頓了頓。

「嗯,過分沈重確會叫人帶來壓力。所以,你改變了嗎?」

「改變?一個人如果能如此容易隨意改變,大概世上就沒有如此多的煩惱了吧。」

我稍為提高了一點聲線。

我緩緩氣。

「你知道,我是有一點偏執的人。例如東西我樂意借給你,但你沒有問我就取去就是不尊重吧。例如說過的事情就要做到,這是很簡單吧。例如你拿我的痛處開玩笑,惹來滿堂起鬨,我怎能不介意?例如⋯⋯也許我正是太多例如。但發生過的事情就如潑出去的水,縱然水氣最終蒸發,卻實在掠過我的心田呀,怎能當未曾發生呢?」


你現出了一臉憐憫的樣子。

「但我也真的發覺,太沈重的感情只能叫人窒息。沒有人享受呢。個個也痛苦。明明心底互相珍惜,但還是很痛苦。最後我不斷說服和強逼自己,不要太重視不要放在心上不要太敏感,很多很多個日子過去,很多很多段傷痛與失去。然後有一天,我真的不再在乎了。更準確來說,我已經失去了著緊的能力。」

你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有時我也覺得自己很冷血。因為在我眼中,一切是那麼的理所當然。關係會過去是一定的,沒有甚麼會永恆不變;遇有利益衝突,被攻擊被遺棄也很正常,保護自己是本能吧。所以呀,沒有甚麼好傷心,也沒有甚麼需要埋怨吧。」


你開口了。

「也許,包裹你心的不是繭,只是需要被刮走的死皮。不要被它困住,你可以更自由的活出自己。沈重也好自私也好甚麼都好吧,愛你的人總會留在你的身邊的。」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