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布小姐

Charis Hung-Life 於 13/09/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她的身上總有大大小小的傷口。
新的、舊的。
從無停止。

很痛的時候,她會貼上膠布。
但更多時候,她由得它們自然癒合。

人們叫她「膠布小姐」。
她覺得有趣,為什麼他們不叫她「傷口小姐」呢。她想。
後來她明白,因為人們壓根兒看不見別人的傷口。
他們只看得見膠布。

「為什麼你不好好保護自己呢?」有人問。
膠布小姐很苦惱。
她想解釋:「不對,我有很小心的。但無論我再小心翼翼,世界還是把我傷透了。」
膠布小姐思索著怎麼開口,但那個人早就走了。

他們不知道,膠布小姐曾竭力不讓自己受傷。
但最後她失敗喇。
於是她悟出道理:世界太殘酷,而她太脆弱了。
世界太大,她只有自己,她只得改變自己。

皮膚太幼細嫩滑,很容易𠝹損,讓她變得厚實粗糙吧;
內心過份敏感,很難面對各種言語,讓她稍為遲鈍或善忘吧。

膠布小姐用隨便的態度照顧自己,她相信野草才最能在惡劣環境下仍舊昂然生存。
她不希望自己成為公主。
因為由童話跌落現實太痛了,她寧願一直活在現實。
她也不是戰士,她不喜歡戰鬥。
她只是希望傷口太痛的時候,可以貼上一塊膠布。

跟著膠布小姐的東西都傷痕累累。
那鞋子不再光滑,那袖子磨出毛球,那帽子早已不見了尾巴。
膠布小姐並非不愛惜它們,她一直穿戴它們,並沒有捨棄。
她只是沒有特別愛護它們。
膠布小姐害怕它們驕生慣養後,無法接受這個時時不太溫柔的世界。
她希望它們可以看見世界的真像。

膠布小姐仍然粗生粗養。
她很滿足。
她可以自由自在觸碰世界。
她不怕受傷,因為受傷了還有膠布。

膠布小姐繼續跌跌撞撞快樂地生活。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