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只想普通平凡活著的你

Charis Hung-Life 於 17/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你曾經覺得自己很特別,或是上天賦予了你特別的任務嗎?
只是成長以後不得不承認,自己不過是個隨處可見的凡人。

我是從來沒有這種慨嘆喇。

小學時,我幾乎年年考第一。
並沒有特別勤力,就只是考試前揭一揭書而已。
當然,我是個乖學生,上堂超俾心機聽書的,也從來沒有欠交功課。
可是我不是那種會預習或是每天溫書的人。
小時候以為自己帶了書本回家便會揭,所以天天背著沉甸甸的書包上下學。
最後整個學期過去,除了肩上的重擔實在,我根本沒有把書拿出來過。
我只是把它們背上學,又帶回家,背上學,再帶回家。
有夠蠢的。
與其這樣,不如還是安心把它們留在抽屜吧。
就像試前幾分鐘,難道揭last minute真的有用嗎?
不過是虛假的安慰,不如好好整理心情,沈著應對更好。

就這樣,近乎不費吹灰之力,我由頭叻到落尾。
那時有在想,或許我是個很厲害的人啊。

中學升上Band 1 的英中後,第一次考試大概是全級十多名……或是廿多名?還是更後呢?
真的有點忘記了,以前覺得成績佔人生很重要的部分,可是回頭看真的比煙火更虛無呢。
第二次考試還是差不多,那時我就知道,呀,原來我大概就到這樣的位置。
由中一到中七,名次當然試過起起跌跌,不過也是游走於中上至中中的位置。
會考和高考結果也一樣,就是普普通通的情況。
我並不排斥自己的普通,也沒有很失落。

如果你問我,難道當時已經看透成績不代表一切,所以就這樣維持在中間的位置了嗎?
我會答你,不是啊。
沒有一個認真學習的學生會覺得成績不重要,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下更是如此。你知道嗎?成績好的好處超多的,師生對你的態度或看法也會與之相連。
我只是無法很用力地活著。
我說過吧,預科時文學要背默課文,我試過背默同一篇課文(沒記錯的話是〈逍遙遊〉)三次都零分。
記性差是事實,但沒有出盡100%的力去做這件事,或許也是事實。

有些人不是很強嗎,如果比其他人弱的話,就花比其他人更多倍的時間和心力,達至同一種高度。
我沒有這種心志。
我不懶惰,也不是佛系等運到的人,我會用功,也會花心機,可是不會超刻苦地努力。
差不多就好了,我付出過,然後停在這樣的高度,我會接受。

不是有句話說:「你必須很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嗎?
可是我從來沒有渴望過別人覺得我是毫不費力的樣子。
最好你看得見我的用心,明白我有在盡力,不要逼迫我。
我是那種專挑容易的路走,也專做擅長喜歡的事的人。
我一點也不想挑戰自己(當然處於青春期正在發展的少男少女是該多嘗試才能明白自己喇),就只是想隨遇而安,隨心而活。
以前同事也說我在辦公室像個「與世無爭」的人。

所以間中有讀者會問我:「幾時再出下一本書?」
我都會回答:「咁就要等出版社通知喇。」
賣得好自然有下一本,賣得不好也許就會是one and only one吧。
按照沒有再版的情況來看,嗯……銷情大概不太樂觀(笑)。
可是我覺得還好。
我有在努力地寫,只是無法像某些人一樣拼命參加不同比賽或是親自聯繫出版社怎樣怎樣。
我就只是有機會就做,並沒有主動爭取機會。
就像口罩,訂到就訂,我無法通宵排隊或時刻mon住網上的口罩消息。
我沒有辦法這樣。

我不是覺得這樣做的人遜或是不夠瀟灑啊,一點也不。
我覺得為著重要的事去努力是一件很帥的事情。
雖然有人認為通宵排口罩很誇張或是有點蠢,可是當中有些人或許是為了親愛的家人或情人而豁出去,這樣不是很值得佩服嗎。(當然造成這種慘況的香港政府實在無能,必須強烈譴責與問責)

我是個對生命沒有熱情的人,所以無法燃燒自己。
人生最拼命的時刻或許就是在2014年和2019年的某些日子。
那些時候覺得不是為自己,是生而為人該要爭取的事情。

昨夜看湊佳苗的〈往復書簡〉,我覺得內裡有個角色超有意思。

生田良隆是個瘦小安靜的男孩,他不擅長運動,休息時間總是在角落看書。
在老師看來,他大概像個沒有朋友的孩子。
可是其實他覺得這樣很好。
偏偏班導把他交給了孩子王,從此他便必須跟在孩子王的背後行動。

有一次放假,班導還邀請他們外遊。
良隆覺得放假還要外出是件苦事,可是他不懂拒絕,就這樣又默默出席。
孩子王提議去河邊玩,鼓起勇氣的良隆委婉地表示不想的意願,換來孩子王的「嘖,真無聊。」的回應。
最終他還是一同前往,惡夢就在這時發生。
良隆失腳跌進河裡,班導的丈夫為了救他喪失了生命。
沒有人怪責良隆,只是說他能獲救太好了。
班導也說:「良隆連師長的份一起努力就好了」。
從此以後,這個男生必須要背負起另一個人的生命努力活下去。
那時他只是個小四的學生。

良隆本來是個普通人,也只是想普通地活下去。

因為這件事,他不得不好好發奮,勉強自己活得出色,不然他會覺得師長的生命犧牲得沒有價值。
勉強自己只會換來崩壞。
他活得很辛苦,還會忍不住傷害自己。
偶然更覺得,要是自己當年沒有被救下來,師長沒有死,消失的是自己就好了。
直到有天他拯救了一個想自殺的女人,他才覺得自己還了債,終於可以普通地活著才得釋放。
但這時他已經成人,工作了好幾年。

真是個令人哀傷的故事。

我覺得亮麗的人、厲害的人、成功的人該獲得掌聲和注目,這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同時實在希望社會可以給予空間給只想要普通活著的人。
平凡並不是一種罪,不需要推動所有人都變得出色吧。
就讓所有人都按自己的節奏活著不可以嗎?
不要用「不上進」來形容安於現狀的人,想要活得舒服並沒有錯呀。
寶座只有一個,就留給那些想要坐上的人,不好嗎?

致只想要普通平凡活著的你,不要不安,就那樣自在地活在當下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