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快樂 。

Charis Hung-Life 於 02/1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師兄,今晚萬聖節,我想早啲收工。」
「點呀,又諗住去邊度wet,屋企個老婆都唔好餓咁耐呀。」
阿祥忽然面色凝重。
「唔係呀……我驚今晚真係會猛。」
「挑,生人唔生膽㗎你,係有鬼我哋死咗好耐啦。」
「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呀嘛。總之,我收工喇,你都唔好太夜。」

六時,同事陸續收工。
平日和阿邦一樣留低hea一會的同事明顯減少。
很快,七時幾乎人去樓空。
一直待修的水龍頭持續發出「滴、滴、滴」的聲音,平日雖覺煩燥,但今晚清晰得令阿邦心裡有點發毛。
突然,茶水間傳來「嘭」的一聲,阿邦想也沒想,立即拎袋頭也不回地走了。

如果這時有鏡頭,大概就會拍到是風把本已歪掉的門栓吹離,才導致大門嘭一聲關上。

踱步在街上,人流比起以往顯然減少,店鋪的裝飾也沒有往年的絢麗奪目。是因爲港鐵早收嗎?還是因為社會氣氛都沒有人想慶祝?
「一日最衰都係啲死暴徒。」阿邦喃喃道。
阿邦不想回家,想起母親咦咦哦哦,就覺得煩。

「叔叔,trick or treat。」迎面以來是兩個穿著黑衫黑褲扮骷髏骨頭的小男孩。
阿邦揮揮手,粗魯地說:「走走走!」
兩個小男孩對視一眼,飛快地跑走了。
阿邦還想叫他們不要騷擾其他人,一轉身已不見他們的身影。
明明背後只是一條直路,他們為什麼能跑得這麼快?

帶著疑惑,阿邦走進Seven買了枝甜筒到街邊大樹下的椅子坐著。
雲呢嗱雪糕吃著吃著竟然流出紅色液體,阿邦大驚,甜筒跌了落地。
這時有東西慢慢滾落到阿邦腳邊。
阿邦拾起濕濕軟軟的,一看,竟是人的眼球!
他想起了某個少年的眼神。
阿邦嚇得大叫一聲,落荒而逃。

要是阿邦夠冷靜,他就會看見自己買的甜筒是萬聖節版本的,吃到中間就會有混合著車厘子和草莓的糖漿流出。
要是他夠冷靜,也會知道拾到的眼球不過是小孩的玩具。

「哥哥呀,我哋都未掟啲手手腳腳出去,一粒眼就嚇到個叔叔咁,佢真係好細膽。」
「唔好理佢喇,我哋快啲去嚇第二個。今晚喺嗰度出嚟嘅叔叔姨姨好似特別好嚇。」
兩個小男孩拾起道具奔奔跳跳地走了。

那邊廂阿邦一直跑,跑到居住的大廈前才覺安心。
他吸一口氣,按密碼進入。

「放工喇陳生。」保安員如常和他打招呼,他如常地不加以理睬。
慢著,為什麼保安員好像後生了很多?剛才一瞥眼,似乎還看見他背後有件黑衣在滴水?
阿邦想看清楚,升降機卻已關上門緩緩向著10樓上升。
阿邦有點不安,但還是按捺著,心想一切不過是心在作祟,沒事的沒事的。

這時,升降機搖了一下,重重地停住了。
阿邦感覺有一剎那心臟好像也停頓了。
升降機內的燈忽明忽滅,他震著手拿出手機,開著電筒。
接著按了升降機的電聆,喇叭傳來保安員的聲音:「咩事呢陳生?」
「呃…呃…部lift好似壞咗,佢而家停咗。」
「哦,明白。好呀,我哋會幫你call消防,麻煩你暫時等一等。」
還未等阿邦回覆,對方已切斷通訊,而分明在最後他好像聽到了笑聲……?

阿邦在寂靜中等候,手機忘了叉電,只餘下20%的電。
四周無網絡他只好安靜地等,不過電筒還是開著,實在受不了那忽明忽滅的感覺。
好像過了一世紀那麼長(其實只是十五分鐘),喇叭再傳來聲音。
可是那聲音卻似乎受到干擾似的,在沙沙聲之中,阿邦只能斷續聽見:「……死……全......家……」
冷汗已流濕了阿邦整個人。
這時升降機卻重新啟動,到達10樓時阿邦可能跑出了人生最佳的短跑記錄。

望著閉路電視的保安員完全不明白發生甚麼事。
「全叔呀,呢位先生不嬲都咁怪㗎?頭先因爲我驚佢無聊想緩和下氣氛,就同佢講咗句可能啲零件年紀都大啦會壞會死,所以影響到全棟大廈加埋部lift,有時就會故障。」
「唔係呀,佢之前都正正常常㗎。係咪做咗啲咩虧心事,所以困個lift都咁驚呀?哈哈……」
「不過全叔呀,好心你以後唔好返工洗衫啦,要洗都扭乾啲先掛呀嘛。」
「係喇係喇,後生細仔第一日返工就咁囉唆。」

阿邦用盡9秒9的速度跑回家,卻無法找到鎖鑰。
他忍不住大力拍門。
「開門呀開門呀。」
「嚟喇嚟喇。」
一打開門,是母親滿頭鮮血站在阿邦的眼前。
來到這刻阿邦已經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暈倒在地。
在最後的最後,他好像見到了一個黑衫黑褲的人站在母親的身後。

「老豆老豆,快啲嚟幫手,阿仔暈咗呀,仲撞到鐵閘。」
「叫咗你唔好化個咁恐怖嘅妝㗎啦,嚇親阿仔喇。」
「你自己好好咩,夠著到成身黑衫淨係整到塊面白哂,扮咩無面人啦。」
「唉,唔好講喇,都係諗住同佢玩下,快啲搬佢入去啦。」
「無鬼用㗎呢個仔,生人唔生膽。」

_____

夜裡,阿邦好像聽見有人一直在耳邊罵他,還說他會有報應,著他小心點。
他的身體好重好重,愈來愈重,是有人壓著他嗎?
呀!好痛。

_____

「醫生,我哋見佢瞓到今朝都唔醒先call白車送佢入醫院。」
「嗯,啱啱同病人照咗X光,發覺佢斷咗兩條肋骨。病人琴晚發生咩事?」
阿邦的父母面面相覷。
「吓,無理由㗎喎,佢琴晚係暈咗暈,不過都係個頭撞到個鐵閘少少……」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