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你仍好嗎

Charis Hung-Life 於 15/09/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希臘神話中,有個人叫西西弗斯。
他受到諸神懲罰,需在地獄不斷推一塊巨石上山。
當辛辛苦苦幾乎到達山頂,巨石卻會自動滾回山腳。
每日,他都要重複這件事情,直到永恆。

後人有一種說法,諸神並非用「推石頭」來懲罰西西弗斯,而是用觀念。
「我永世都要推一舊上唔到山頂嘅石頭好慘呀」。
西西弗斯知道自己改變不到命運,他唯一可以做的,只是繼續推。
直到有一日,他發現可以蔑視自己的命運,甚至借享受這個過程而否定諸神對他的懲罰。

於是,他感覺到自己是快樂的。

當我第一次認識西西弗斯,我覺得很震撼。
竟有如此恐怖的懲罰!
竟有人可以如此看待這懲罰!

但後來在我腦袋一直揮之不去的是,究竟西西弗斯這樣算不算阿Q?
他真的快樂嗎?
抑或那不過是安慰自己,甚至欺騙自己的手段?

很多年過去,我一直覺得假如我是西西弗斯,我永遠不會快樂。
並不是因為推石頭好悶,也不是因為那是永恆徒勞無功的事情,而是無法控制自己的生命,只能活在他人規定的軌道上——無論沿途風景再美,遇上幾多美好的人,我都覺得並無意義......假如一切不過是早已安排好的。

於是我一再執著究竟命運是早已寫好,抑或我有份創造。
我很在意究竟我有沒有自由意志。

我不停問:
「究竟我信係神令我信,定我自己決定信?」
「你話你信人從一出世所有野就寫好,因為一粒原子理論上佢由郁嗰刻就早已注定左佢嘅軌道。咁人生有咩意義,你係懷住咩心態去過你嘅生活?」
「我愛你係真係我愛你,定劇本寫好左我會對你心動?」

我很想相信我們並沒有擁有一個劇本,我很想相信劇本一直是由我們(神、人、世界其他事物)的互動而即時書寫,我很想相信並沒有甚麼是一早注定的。

我希望雨傘運動失敗是因為我們太多人不夠前瞻,不知道和理非非只能讓我們迎來更多荒謬,而不是在沒有黃之鋒前已經畫下了「失敗」的判定;
我希望我信仰的覺醒是真的因為我醒了而不是上帝早已寫好的一站。

我只是卑微的希望我的掙扎、我的思考是真的屬於我。我是我,而不是一個不知情的木偶。

但現實是,有好些時候我不得不承認「身不由己」。

比如母親從前總在重要的時候生病,逼迫我必須在當崇拜主席和陪她看醫生中作選擇。
我根本沒有選擇權呀。我的性格早已決定了我會選擇母親而捨棄自己的事。
比如你問我為什麼一定要吃生菜而不吃菜心,我也答不上來,那並不是我選擇的事情,只是自然而然的喜好。
比如我為什麼信了九年好好的,卻忽然「離開」信仰。我也無從說起,只是內心覺得無法不如此行而已。

於是,有時我又會想,我們以為是自己下的決定,其實有幾多根本不到我們話事呢。

「你永遠都唔會有答案。又答案無論點都唔會影響你生活,就算係寫好,你都唔會知,對你黎講都係全新嘅事。」
我知道,我明白。
但那是不一樣的呀。

假如這個世界是設計好的,就像紅Van中主角以為自己是在追查真相,卻想不到一切不過是個實驗,連自己的身份和記憶都是假的。那是一件很崩潰的事情,但就算崩潰,我還是想知道呀。
我很希望我能走近真實多一點,再多一點。

今日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一個我特別難過的日子。
卻神差鬼使的我去電了個髮,令我在難過之中又好過一點點。
回想,那也不是我的決定,是髮型師給我的時間。
於是我在偶然進去的茶餐廳吃著那碗又幾好味的潮洲四寶粉,忍不住笑了。

我想起西西弗斯的快樂。
突然明白了。
縱然劇本可以寫好,結局早已注定,但感覺卻是真真實實屬於自己的。

快樂與「命運是否一場劇本」並沒有關係。

所以西西弗斯可以笑著推石頭(當然佢都可以喊,唔需要一定正能量),
我也可以笑著去走也許永遠無法得到答案的路。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