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覺得還有意思的時候就去做!現在!立刻!

Charis Hung-Life 於 08/11/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某天和K逛街,看見商店販賣著很多不同類型的遊戲卡,內裡還有少年在激鬥著。
「以前我都好鍾意玩。」他在撫摸和查看那些卡片。
「鍾意就買。」對於少年來說,一百幾十或是幾百元大概有點昂貴,可對成人來說卻綽綽有餘,是負擔得起的消費。
K卻放下,說:「雖然而家有錢有能力仲有時間可以去玩,不過好似已經唔係嗰回事。」
「所以話呢,人真係要趁仲鍾意嘅時候就去做,過咗已經唔再一樣。」

小時候我很喜歡穿那種蓬鬆、飄逸,像仙子般的公主裙。
我想穿著公主裙漂亮地轉圈轉圈再轉圈,遇不到王子沒有關係,我已經覺得很快樂。
偏偏家裡為了便於打理我們,也有因為貧窮的緣故,公主裙就只有一千零一條,而且還幫我剪了個男仔頭。
那條美麗的裙子穿了一陣子後就爛掉了(小時候的我可是非常活潑好動,連手也摔斷過。),爾後也再沒有擁有過第二條。
那是我心裡永遠的遺憾。

現在我當然有能力買公主裙,面皮夠厚的話也穿得上。先不說適不適合,只是現在的我已經不再喜歡公主裙了。
我不過是清晰地記得當時自己的喜歡,而這種喜歡存留了在心底,因為不曾得到滿足。

喜歡的一個姨姨有兩個可愛的女兒,她都會皺著眉說不喜歡她們穿蓬蓬裙,麻煩也不覺得好看。我都會說,但她們喜歡的話就買給她們吧,因為從某一天開始,她們就不會再喜歡了。
姨姨很好,一直皺著眉但一直買給她們喜歡的東西(當然也不是驕縱地甚麼都買)。
或許她也明白,有時「喜歡」這件事,是很奢侈的。

小時候還有一種雪糕讓我覺得很夢幻,是阿菠蘿那款高高的、旋轉型的甜筒。


這款甜筒比一般的偏貴,小時候不是買不起,就是有錢也捨不得,總是在最後關頭寧願揀兩條比較便宜的雪條也不會為它付款。或許正因為這樣才對它念念不忘。
長大後終於買過幾次,除了甜還是甜,倒沒有甚麼特別。
可是它卻始終存在於我心的一角,是夢幻的象徵。

現在想來,小時候我還蠻多小遺憾的,都是些沒甚麼大不了的事,可是當時沒有或是無法滿足,長大後就無論怎樣也再填不滿那留下來的空洞。
大概因為這樣,現在的我才能義無反顧地為自己喜歡的事情拼命。
我知道「喜歡」比一切都奢侈,一旦過去了,無論你日後再有能力再努力也無法追回和得到「喜歡」了。

唐代的杜秋娘也是領略到這件事,才寫下〈金縷衣〉吧。
//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偶而還是會有人問,你會後悔現在自己走的路嗎?
我都會堅定地搖頭。
現在的日子確實充滿不穩,偶有不安,可是我很快樂。
或許如果我願意再忍一忍,努力多個十年、二十年,等賺夠了才過這種全職寫作生活,想必屆時壓力必少得多,也毋須擔心年老後的生活以及重投就業市場是否要從低做起等等的問題,可是呢,那個時候的我勢必和現在的我不相同吧。
我不知道到時我還喜不喜歡、需不需要以寫作填滿我的生活,我只知道,如果27歲那年我沒有下這個決定,會是我一生的遺憾,而心上的洞口大概又要添上大大的一個。

現在如果遇上很喜歡很喜歡的東西,我都會滿足自己的慾望(自然是不傷天害理的事)。
滿足了,我才發覺慾望並不邪惡。
告訴你必須壓抑的人才可惡。
人生不過匆匆數十載,做聖人又有甚麼意思呢。
快樂才最重要(當然有些人的快樂就是做聖人,那又另當別論)。

「所以話呢,人真係要趁仲鍾意嘅時候就去做,過咗可能已經唔一樣。」
K眨眨眼:「所以當年我都花費咗唔少錢喺呢啲卡度。」
聰明的他 :)

願各位心上不會充滿窟窿,能盡量留住「滿足」這位貴客。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