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塊我曾抓爛過的皮膚

Charis Hung-Life 於 24/07/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大概是肚臍上一點,腰間的位置,那裡曾不停流血,新癒的皮膚呈紫黑色。

沒有人看見。

完全忘記掉最初是怎麼開始的,被蚊叮了嗎? 還是皮膚敏感呢?
總之痕,非常癢,於是開始搔抓,漸漸瘋狂。
在那樣的時候,整個人很放鬆。
等回過頭時,我已愛上了那種感覺。

焦慮的時候、難過的時候、壓力大的時候,我就不停抓。
用手指搔,用衣服去磨擦。
皮膚漸紅,破損,滲血,久久不能癒合。
像生活給我們的回答: 不要奢想一切會好轉。

惡夢總是循環不息。
惡夢會成為夢魘,不因其可佈,乃因其揮之不去,斬亦不斷。

有一道光於黑暗中卻愈發明亮堅定。
不,不是信仰。
我發現了,在無盡厭惡自己的同時,我竟也相當珍愛自己。
因而雖毋用擔心會被任何成人發現,我終究停止了那近乎自虐的行為——以我的意志。

世界在你放棄自己的那剎,也就真的完結了。
相對地,你始終不願放手時,終究會讓你牽扯到一點甚麼。
雖然,那可能,和你想像的,會有點不一樣。
嘛,人生就是這樣才有意思吧。

皮膚早已變回光滑無疤,彷彿那塊紫黑色只是一不小心看錯的陰影。
以後,我也再沒有沈溺於任何傷害自己的行為。
當然,還是會有想殺死自己的時候,適可而止就好。
於是我再發現了一件事,雖然脆弱,但要說堅強,我也倒堅強。

在痛苦中掙扎的人都一樣,在脆弱中堅強了起來。
直到走完這狗屎的人生。
看吧,無論是甚麼,我都能無愧了啊。
真的真的真的很努力了。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