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的自然死亡

Charis Hung-Life 於 09/09/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嘟 — — 」一種微弱的訊號在腦中響起,彷彿宣告着一切已經結束,儘管你和眼前的人明明仍在有說有笑,但你知道,內裡有甚麼早已悄悄地改變了,一切已然不同。

友人L在多年前遠赴外國升學,並決定長居海外。
還記得大概過了一兩年後,另一位朋友語帶唏噓地說:「佢應該會同我哋愈嚟愈疏離,始終相隔太遠,大家好難再咁update keep contact。」
我記得相當清楚,當時自己語氣堅定地說:「唔會嘅,我覺得同佢都仲好close,只係大家冇成日一齊啫,佢都好積極參與我哋group嘅對話呀。」

其時我相信人的關係能超越地理、時間的考驗,只要心仍在,距離便不成問題。否則那些Long D怎麼會存在?
我相信只要大家依然重視大家,內心留有位置給予對方,那麼一旦相見,必能友好如初,中間的歲月會像不曾存在一般,彼此不會有任何縫隙。

可是我錯了。

現實大巴大巴地刮醒了我。
並且告知我,你不止與遠走高飛的朋友會生疏起來,就連身處同一地域,因着歲月、成長、環境、生活方式的相異,曾經你以為那些生命中最重要的伙伴,也將一一退場。那份感情,最終只留在了過去,沒能和你一同前行。

我不是不知道每個人都只能陪你一程(這個我在中學時讀過龍應台的〈目送〉便明白了),也不是不能理解在不同階段的生命中會有不同人物登場。
這些年我也送走過很多人,亦建立了不少新的關係。
我只是,終究太天真,以為有些人能不一樣。
我以為只要我們堅持,便能抵抗那些彼此缺席的時間。
那麼多不可抗力的原因,我相信大家都能理解的。
可是骨牌倒下了,就不會停止,只是現在才終於來到面前這一塊。
或許別人早就察覺到,從夢中醒來,只有我懵然不知,以至被推倒的那剎竟在心裡泛起衝擊,睜著眼一時說不出話來,只能默默退到洞穴裡療傷(可能在更早以前,別人早就進過去,也出了來)。
大家早已接受了現在的關係,只剩我那麼遲鈍。

沒有人犯錯,一個也沒有。
如同溫室的花朵離開溫室以後會漸漸枯萎,有些關係也一樣,沒有了載體(學校、教會、職場等等),只能慢慢消逝。
成為了蝴蝶,怎麼能再過毛毛蟲的生活?
鴨子們又如何能無視差異與變成了天鵝的醜小鴨繼續作伴?

人的時間那麼有限,單單一個情人已佔了那麼多時間(而且可能還覺得不夠)。
我們若要刻意和舊日的朋友保有相同情誼,又要容納新的關係,恐怕是Misson Impossible。
或許我該知足,大家還能定期相聚,聚會時言談甚歡,已屬幸福。
多少人早已不見蹤影?
我還希望彼此生命能有所交集,是我過於奢求了。
偶爾才交匯一下,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可能更輕鬆,也更適合。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