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

Charis Hung-Life 於 16/09/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夜已深了,就讓陰暗毋須依附光明才現,靜靜地……慢慢地…..浮出那深層的心瓣之上,溢滿四周。

「呼。」黑暗中你舒一口氣。
「很累呀。」嗯。

靜謐無聲。

「我覺得人喺唔開心嘅時候先會去問『人生的意義』、『點解要生存』呢啲哲學問題。你幾時見過開心嘅人會問?其實只不過係對現狀不滿啫。」

我的心有點痛。

張開口,又發不出聲音。
我無法找到辯駁的理由。
快樂的時候,心太滿了,已經再沒有任何空間思考,只是控制不了地一直笑。
唯有在難過之際,現實太殘酷,連張望也不願。
於是,我終於看見了自己。

這樣,算不算逃避?

「我覺得拍拖、工作、所有野,都係用黎分散我嘅注意力。」
「?」
「我覺得人生係虛無,我時時會好焦慮,好不安。所以我要不斷靠呢啲野麻醉自己,免得赤裸裸面對呢個真相。」

呀。
但注意力會再集中,煙幕總會消散。
是不是因為這樣,那天當我聽到
「如果最後你發現連信仰都幫唔到你填滿心入面個窿呢?」
所以連靈魂也顫抖了;
是不是因為這樣,我終於願意承認他不是能伴我同行的那一位。

「如果到三十歲都未搵到支持我生存嘅理由,我就會選擇結束。」
「點解係三十?」
「總要設下期限。」
「咁點解要係三十?」
「因為三十肉體仍未衰殘,可以將一切留喺最美好嘅時間。」

死亡,是終結抑或開始。

有人大聲斥喝「無陰公呀。幾多人想生存但不得不死,你無穿無爛又成日諗死。」
有人憂愁惶恐「你需唔需要睇下醫生或者見輔導?無事嫁。而家好多人都係咁。好快好。」
有人不屑斜視「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唔好咁多傷春悲秋啦。」

這些人,這些人恐怕是一生都不能了解我們的絕望。
那麼清晰、那麼平靜的──無。

他們以為我們未曾快樂,卻不知道我們愛過、恨過、笑過、哭過;
他們以為我們活在自己的世界,卻不知道我們關注社會,也一直努力生活;
他們以為我們懦弱膽怯在暗處落淚,卻不知道我們一直勇敢堅強,面對很多事情。

他們不知道,
世上有他們這種人,也有我們這種人。

有一天,如果你真的選擇了死亡。
我會掉眼淚。我會常常想起你。我會想知道死了的你是歸於虛無還是到達另一個世界。
但我會活下去。

死亡或早或遲總會來到。
我想活到最後一刻,
我想等待,會不會有一天我仍在世上的時候,也能望見另一番風景呢。

「最近你好似有啲情緒低落?」
「哦~就黎M到啫。」
感謝,我生為女生。

黑色乘著黑夜的掩護,偷偷地遊走遍地。

甚麼時候,黑色能不再為人所懼怕,坦蕩蕩地展現它的美呢。
Hey,黑色我好愛你。
很抱歉我卻不能讓你成為我的正印。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