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黑髮。

Charis Hung-Life 於 18/12/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也許像媽媽,她有一頭烏黑的髮,很深很沉很黑那一種。
她卻不喜歡。

中學畢業以後,再沒有甚麼裙要過膝妝不可化標奇立異者記過甚麼甚麼。
脫離校服以後,世界變得很大,很廣闊,你愛怎樣就怎樣,自由到甚至令人有點惶恐有點不安。
第一時間,她去染了個橙紅色的髮。

朋友驚訝,紛紛問平日認真正經的她受了甚麼刺激。
看見她人以後,卻紛紛表示意外的頗適合呢。
於是她知道,有些事情你想做還是去做吧,別人其實和你一樣,看不清未來。
很多人很多人,不過在嘴上說說。
很多事情做過以後你才會明白,是否自己能力以內,是否自己真的Carry不起。

開始了染髮,彷彿不只為髮上了色,她的心也跟著上了癮。
她無法忍受頭上恢復一片烏黑,於是只好不停去染。
最後為了銀灰色的髮色,她甚至去漂了頭。
很痛很痛,痛得直冒冷汗,痛得拳頭緊握。
頭皮甚至被傷得一兩天後結焦,一塊一塊地跟著剝落。
頭髮旱得成了雜草,還逐漸褪成了MK金。
望著鏡中的自己,她有時會忍不住問:「你搞咩呀?」

沒有人知道,她腦中常常響起初次染髮後,髮型師對她說:
「而家咪幾好,黑色顯得你好沈重。淺色岩你啲。」當時她的腦海像重重被人敲了一記。
怎麼,連髮色也透露了她的秘密嗎?望著鏡中橙紅色的自己,她忽然異常愉快,彷彿壓在心底的沈重真如頭髮上的黑一般,被塗抹掉了。

最近因為一些事情,她想把髮色染深一點,但深色當中從來沒有黑的份兒。
髮型師卻說:「漂過嘅頭髮,如果染深色,你只可以揀黑咋喎,如果唔係會甩得好快嫁。」
她把口張大。

個多小時後,鏡中人兒一頭黑髮,熟悉的輪廓,陌生的感覺。
已經有好幾年,未曾見這純淨的黑色。
黑色帶著回憶重臨她的心中,但沈重卻意外沒有到訪。
她竟不再害怕黑。

她忽然覺得感動,這幾年的日子沒有白過,自己的努力沒有徒勞。
她終於不再受困過去,不再渴望建構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形象。
對於自己的醜陋與無助,她一一接納,在她接納那剎,自己便彷如重生。

街上行人處處,她忽然發現原來現在已沒有多少人頂著純黑的髮色。
腦海浮起當年一個靚仔師兄的說話:
「我不明白,明明上帝賜予人最美麗的臉容和一切。為何人偏要去用粗俗的人工,畫蛇添足?」
當年,她不懂回答。
現在,或可臆測,也許因為我們每個人總背負著若干傷痕,若干渴望。
無法解脫或實踐,只好借助很卑微的一些小動作,去嘗試改變甚麼隱藏甚麼,聊以安慰, 只是這樣而已。

她還是很懷念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浮誇髮色,但因為不再害怕黑色的自己,對於黑髮,她又賦予了特別的感覺。

Hello,黑髮你好嗎?慶幸,我有愈過愈好。
她微笑道。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