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偵探·向日葵·上半】

燈火闌珊處 於 04/05/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在2013年寫,2022年略改重編

不知不覺又走到那條熟悉的小巷中,步入那家小酒館,坐在那張角落的座位。
牆上的燈照着那張仿古的木桌,店內的人不多,這家店一般都很靜。來這裡的人大多都是為了安靜吧,所以也不會胡亂介紹或帶人一起來。老闆也認得我,沉默地走過來放了一塊印有梵谷名作「吶喊」的杯墊在桌上,問了一句:「依舊嗎?」。我點點頭就靜靜地坐着,聽着駐場歌手在台上唱歌。聲音比較低沉,唱着柔情的情歌,聲帶共鳴所吐出的一個個音飄入耳朵,振盪耳膜。

合上眼享受那歌聲之時,老闆放了一杯滿滿的蘭比克啤酒在杯墊上便轉身離開,繼續工作。我喝了一口,酸酸的味道,淡淡的小麥香味。細味着歌詞的意思,咀嚼着歌聲中的感覺……

我是一名偵探,向日葵。個性比較內向,也不喜歡太嘈吵。閒時會在家看電影和聽音樂,那是最令人投入、放鬆的時光。我討厭做警察要遵守的紀律,所以去了做個偵探,相比下自由度比較大。

「你果然在這裡,」啊昇一邊坐下一邊說,「我有個有趣的案件呢。」。還不等我反應,他便放了一個文件夾在桌上。啊昇是我大學時的同學,畢業後加入了警隊,時不時都會向我提供一些「有趣」案件的情報。他總會在給上司打報告時,順便也給我做一份非官腔式報告,他說這也是一種令他在工作外做回自己的方法。我們不必約定,在這酒吧一定會遇上,因為我們每晚都會來。

我打開文件夾,取出了那份報告。標題:「日記簿殺人事件」,瞥一瞥啊昇,他正喝着他愛的德國拉格黑啤酒。我繼續看下去……
閱罷,我放下了那份報告,喝了一口啤酒。那歌手正在唱着李代洙的那首「傷」,氣氛很般配。我點點頭,「我有興趣,查吧。」。啊昇露出了他傻傻的笑容,舉杯對我做了個乾杯的動作……

到不了的彼岸

這幾天我一直在收集各種關於日記的傳聞,晚上在酒吧聽啊昇有一搭沒一搭地分析日記如何殺人。值得留意的不是他分析的內容,而是他杯中的酒在這幾天都變成了牛奶。我記得他有情緒病,當嚴重地低落時,胃會痛得不想放任何東西入口裡,唯獨牛奶可以令他平靜片刻。
大概是案件令他想到些甚麽吧?
他總會把一些事聯想和自己相關……

日記,可以用來鍛練自己寫作能力。
日記,也可以使人記下真正的自己不至於迷失自己……
日記,可以殺人嗎?
我反覆思考着……
回到家後,我坐在書房看着啊昇的報告附上的幾篇死者的日記內容。
有一種迷失在大海的感覺,明明已經努力地撐着槳,卻到不了那個彼岸。
人生有那種遺憾,令甚麼枯萎了,所以才漸漸失去了生命力,是嗎?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打開電腦,敲打那個鍵盤……
一個人,生存的象徵是甚麼?呼吸,存在,消費,進食……
那麼何謂魂魄?
何謂死亡……

想了一會仍想不到有甚麼好做,手指們在鍵盤上等待着大腦的指示。

最後,我登入了自己的電郵帳號,有一封新郵件未讀。我打開,是新委托。
「你相信人可以擁有兩個靈魂嗎?所謂的「精神病患者」是看破了甚麼嗎?所謂「精神分裂症」是靈魂和肉體分裂,還是雙重靈魂者?向日葵小姐,我希望你能給予我一份調查報告去回答我這些疑惑。委托金我已經轉帳到你的銀行帳號上,收到報告後三天內會再給予你一筆報酬。」
每個月都總會收到這個帳號的委任,內容都很虛無縹緲。但總比幫人跟蹤丈夫、尋找失蹤人或動物這些瑣事有趣多了。我從未好奇委託人是誰,也沒有工作以外的交流,只管去做那些委托的內容,完成報告便好了。

但從何開始好呢?精神病院?或許我也是個精神病人。
又是一場主流和非主流的比較……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故事  小說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