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偵探·向日葵·中篇】

燈火闌珊處 於 06/05/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看了一整天關於「精神病」的資料書,有點兒疲倦,所以今晚沒有去酒吧就直接回了家。

淋浴後就坐在沙發上吹頭,看着晚間新聞。
「晚上九時許,一名休班警員發現一具屍體倒臥在光明巷中,初步證實死者身份為李杜恆。李杜恆為本港資深警員,上星期剛擺脫涉嫌貪污的官司復職。目前警方未公布任何消息。」從電視中傳來這段新聞,教人在意。李先生是啊昇的上司之一是本區警署的高層,雖不是直屬關係,但也曾聽啊昇提及過他們有打過交道,是個善於交際的人。

就在這刻,電話傳來短促而有力的震動,短訊內容:「早點回家,酒吧附近有命案,不安全。」。
「我在家,安全」,我簡單地回了信不要他擔心就好了。
看着電視,警方召開了記者招待會,正在直播……
一排穿着整齊制服的警察端正嚴肅地坐着,正中的那位就是警務處處長。咦,坐在最左邊的不就是啊昇和他的上司嗎?哈,好久不見他穿著制服的嚴肅樣子了,也對,畢竟案件是在他們負責的區域發生。而且,他也是本區破案率最高的警員,只是不擅長破離奇命案而已。想到這就忍俊不禁,命案加上他的裝扮和表情還是有點諷刺。 處長宣告了一堆義正詞嚴但內容空泛的言論後,就交給了啊昇上司講一番雄心壯志的出征宣言,隨後就把球傳給啊昇了。
「剛才下班後,本人在經過巷子時發現受害人屍體,初步檢查發現身上多處插着幼細的針。根據目前情況,個人推測極可能是報復性行動,凶手亦有充分準備。目前未有詳細驗屍報告,警方已經展開全面調查。有任何新進展會向大家公布,謝謝。」

我關上電視,反正啊昇明天一定會給一份內部報告給我看,但這是明顯不過的私刑而已。啊昇不可能不知,只是官方對外要顧及顏面和形象而已。

睡吧,等報告吧……

還是那家小酒館,桌上堆着一些影印檔案和驗屍報告。喝着牛奶的啊昇一臉平靜地開始訴說:「這些警方高調地展開調查其實都是因為那些高層怕死而已,內部有誰不知道他是個貪腐致極的人,當然,有哪個高層是不貪的。人類都貪婪,貪圖着物質上、精神上的一切。也因此他的死令高層們,甚至官員們都恐懼起來。這類的私刑近兩年來都不斷發生,只是沒有大肆公開要追查凶手而已。畢竟一直被殺的都是一些黑幫中有權力人士,他們自己也會追查,而且他們對外亦不會宣稱幫派的重要人物是被殺害,那樣太沒面子了。之所以會認定是同一個凶手,因為他們的手法都是非常相似,主要以毒害和攻擊穴位來殺人。或者會是個集團,我也不清楚,不過這樣的人大概也不會輕易相信別人吧,所以更有可能是單獨行動。我直覺告訴我,他很可能是這酒館的客人之一。」,說罷便再喝了一口牛奶。
「直覺不可信呢。警隊還真黑暗,掩蓋了這麼多的事實。」我邊看報告邊說道,「如果他真的是酒館客人,你和我在這裡高談闊論他不就很危險嗎?哈,別用直覺,要合理推測真相。」
「直覺再不可信,也不及警隊的同僚不可信吧。越是在一個組織工作久了,越會了解那個組織的黑暗面,漸漸就會失去信心。但我還不打算退出警隊,他解決了我衣食住行的問題之餘,也為我帶來了不少方便去滿足好奇心。至於殺手那個問題嘛,我們又不是黑道中人,亦不是貪官污吏,我相信他不會殺我們。如果他殺了我倒是更多線索了,至少證明我猜對了,不是嗎?作案越多留下的線索一定越多,所以他不會隨便殺人的。至於事實嘛,當你看到這些檔案前,你所相信不就是另一個「事實」嗎?事實可以很虛無縹緲的,推理有時比不上直覺」,說罷便把杯中的牛奶一飲而盡,「回家休息吧,夜了,我送你回去。資料可以明天慢慢看,破案不是一天的事,不急,我還需要你給我的靈感呢。」
「有時我會在想是不擅長還是不願意去調查而已,警隊彷彿成為了你的私人偵探所似的,有全面的資料庫和大量的技術支援,真吸引。」我帶點說笑的語氣說道。

收拾桌上的文件便結帳離去,路上我們沒有再討論案件,只是閒話家常。他送我回到大廈的大堂便離開了……

案發後的一星期,警方似乎沒有突破性發現。我這幾天都沒有去酒館,身體一下子適應不了轉季天氣,病倒了。
「叮咚」門鈴清脆地叫喚我去開門,我懶洋洋地看一看門上的防盜孔,是啊昇。我把門打開,讓他進來。
「我今天早了下班,剛好有空給你買了碗粥和清淡的小食,順道去了藥房配了點藥給你。」,每次都總是他打破寧靜,「幾天沒去酒館,也開始猜測你是因為轉季天氣病倒了吧。這幾天都沒甚麼新進展,凶手也沒有新的行動,善忘的人都開始放下了戒心。我想他快要出手了,不過對象是誰呢,我也猜不到,畢竟太多可能性了。不吵你了,你慢慢吃,吃飽了我來收拾一下。對了,你那裡不舒服呢?」
「我想是感冒了吧,可能有點發燒,也常常頭痛。」,我懶洋洋地吃着粥在回答,那溫度剛好,不涼也不燙。「對了,那你配了些甚麼藥。」,我看着那微微脹起的小白色塑料袋。
「甚麽都有,止痛、止瀉、退燒、消炎、感冒、過敏……以備不時之需嘛。哈哈」他樂天地笑道。

病未有一下子好轉,但心還是暖暖的。

食飽了,他為我遞上了一杯暖水,然後收拾好桌上的東西。「還有頭痛嗎?」他低聲問道。
「嗯…痛得有點腦閉塞。」,我乏力地回答。
「給你一個小驚喜,桌上的東西我走的時候幫你扔掉。你先坐到沙發上。」,他邊說邊從背包中取出一個小包包,他小心翼翼地打開,取出了三支針。「早幾年剛升了職,那時比較空閒,便自學了點針灸知識。」,說罷便把三支針插入了三個頭上不同的穴位。「哎呀,還差兩支針才夠,哈,就先這樣吧,總比沒有東西好吧。」,他尷尬地笑道。

「那個包包,不可能只裝了三支針吧?」,我有點無奈,但被他純熟的手法說服了我還是好好地休息好了。「的確不止,但其他的有點髒,不能用呢。」他邊收拾包包邊說。過了一會,他靜靜地和我並坐在沙發上,非常寧靜。

「好了。」,還是他打破沉默,他拔走了那數支針,扔進了桌上的塑料袋。「快要九點了,吃了藥早點睡吧,我也要回去分析案件了,再見,早日康復。」他慢慢地說完便拿走了那個裝滿了垃圾的塑料袋轉身離開。

眼皮有點沉重,頭痛是舒緩了點,趁現在去睡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故事  小說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