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偵探·向日葵·終章】

燈火闌珊處 於 07/05/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睡醒了,感覺好很多了。我離開睡房,打開電視,把聲音調大。然後步入洗手間梳洗,此刻傳來了新聞報導的聲音。「以下是一則特別新聞報告,今早八時許,兩名正在區內巡邏的警察於安康大廈和正義大廈之間的小巷發現李家文督察倒臥在地上,並當場證實死亡,初步估計死因和早前受害的李杜恆先生一樣。目前警方……」

我草草地梳洗更衣便衝了出門,去案發現場?不,他不會那麼快趕到的。去他家應該還來得及,我截了的士匆忙地上了車。他家離我家不遠,五分鐘就到了,我付了錢也不等司機找回零錢就下車了。

來到了那道門,多年沒有來了,新居入伙時來訪了一次後未曾重來了。我微微地吸一口氣,按下了門鈴。不過幾秒,門打開了,眼前是一身整齊制服的啊昇。「我就知道你會來。」還是他打開話題,「進來吧。」,屋內的一切都沒多大的變化,只是窗台上多了數盆的向日葵。

「是你吧?」,我好不容易吐出這幾個字,我沒有坐下,就那樣站在客廳中央。
「對,就是我。我一直都在給你暗示,還好你沒令我失望。」,他揮一揮手示意我別打斷,「你知道嗎?在一個組織中,沒有信任的人是多麼的孤獨寂寞呢。我不會容許我的尊嚴和正義被所謂的現實侵蝕,從三年前幫助你開設私人偵探所時,我就開始編寫這份劇本了,而你也是我唯一一個會真心信任的人。好了,時間也不多了,再過大概半小時就會有警察上門找。不是因為發現了我是凶手,而是需要一個人去作一個交代罷了。」,說罷他從櫃中取出了兩把長刀,兩把短刀。是日本刀吧。

「這兩年來,我教你用槍,教你拳擊,也教了你一些搏擊技巧和制服人的方法。我死後,把我的佩槍和這些刀都拿走,我房間有一個高爾夫球桿袋子,可以把這些東西裝起來帶走。現在我要教你二刀流,把刀拾起來。」他嚴肅地說。很堅決,我莫名地服從了。

他把幾支針插入自己頸後,就拔刀向我揮舞。「專注看,只做一次。長刀攻擊範圍大,但反應慢。短刀反應快、靈活,善用可作防禦,亦可突擊。 」,他仿佛在命令我。就這樣由他主導的「對打」中,我開始掌握到竅門。大概過了十五分鐘,已經汗流浹背。啊昇停下來,我也放下手上的刀。
「你打算自殺嗎?」,我抑壓着情感,嘗試冷靜下來。
他沒有馬上回答,轉身去窗台,用短刀斬下一朵向日葵,拿來遞給我。
笑一笑。

「反正腦癌的人也不會活得久吧。」他慢慢坐到沙發上,「我能給你的,都已經給了。收拾東西離開吧,隨心善用這一切去做你認為應該做的事。」。他把槍滑到我的腳前,從袋子中取出一小包液體,吞下。我知道,他下了決心,阻止不了的。我根據他的願意收拾了他給我的武器,準備開門離開。
「喂,不道別嗎?哈哈。」,他的聲音開始變得軟弱。
「向日葵是你開設偵探所時我給你改的名字,你知道原因嗎?」
「你不是說要勇敢追逐光明嗎?」,我反問。
「哈,果然沒留意到呢。向日葵也是一直掩飾着的背後呢,我就仿佛向日葵背後的黑暗,只有你知道。就讓我成為毒針殺人事件的最後一件作品吧。真想和你說更多的話呢。走吧,沒有時間了。回去記得查一下向日葵的花語呢……」

我開門離開,小心翼翼地關上那道門離開。背着那個沉重的高爾夫球捍袋回家。
眼淚還是落下了……

事發了幾天,傳媒都認為啊昇是被同一個殺手殺死,原因是,他是負責這案件的警員。那天,因為他沒有趕去現場,幾個下屬在我離開後趕到了現場,發現了他的屍體。這樣就如他的劇本發展,因公殉職,被風風光光地下葬。

他做的事只是懲戒那些被法律保護但又罪有應得的人。也借此案,我完成了那份關於精神病的調查報告,但並沒有收到完成後得到的那筆錢。我沒有追討,也大概知道了誰是那個充滿奇怪想法的委托人了。

我出席了他的喪禮,有他的家人、上司、下屬和一些中學同學吧。喪禮後,有律師約見了我,指啊昇的遺產有一半分了給了我,要我幫忙照顧他的家人。他家人領了另一半。真諷刺呢,這樣算是付了那份精神病報告足夠有餘的報酬金了。

向日葵的花語?我知道了,那天我在小酒館坐到了深夜才離開。喝着牛奶,靜靜坐着。

刀的用處,我知道。槍殺人太高調了,刀比較安靜,也方便。但我能當上一個如他那樣的殺手嗎?談到了槍,大慨是警隊又隱瞞了些甚麼怕社會驚慌吧?對於他失了佩槍隻字不提。這也是他預料中之事嗎?

在我心中,他是一個出色的警察。但更是一個天生的殺手。

我提着高爾夫球桿袋子,步入那個正在進行毒品交易的貨櫃碼頭……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故事  小說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