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流走吧。

燈火闌珊處 於 05/05/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時間,流走吧。】 原文:2013年 重編:2022年

我和她大概已經末路了吧?說穿了,總是有點不捨。
感情始終不是說忘記就可以忘記的事,不是嗎?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文職人員,一個正常人類。
沒有閃耀的魅力,也莫說有甚麼特異能力。

坐在辦公室的一角,對着電腦螢光幕,今天有點閒,再等待半小時就可以下班了。這時啊正嬉皮笑臉地走過來,一看就知道不懷好意。他是我在這個辦公室唯一一個會稱之為朋友的人。他坐在我的桌上,把一個小盒子遞給我。
「這是時間停頓器,別告訴我你聽見這個名字不知道是甚麼喔,你沒那麼純情的。只要一按,時間就會停頓,一切人、物都會停下來,地球亦會停止轉動,只有拿着它的人能活動自如。善用吧,兄弟。」,他把頭靠近我低聲說。
「我才沒你那麼邪惡,如果它有效,都不知道你用它做了多少壞事。」,我笑着說,一手還是接下了。我肯定這又是他無聊的玩笑罷了,那有可能人類能造出這種工具呢。我把那份心意放入公事包,收執東西,準備離開。

今天,她約了我去吃晚餐。她是誰?她是我交往了一年多的女朋友,最近大家都感覺到了,這感情大概到了要分開的時候。說不出具體的原因,大概也只是直覺吧。我比她早到餐廳,坐下等她,從公事包掏出那個所謂的時間停頓器把玩。一個火柴盒大小的東西,結構很簡單,只有一個開關,和一句「後果自責」。應該是手寫的吧,不像啊正的字,字算不上好看,但筆劃有點講究。

真兒戲,哈哈。

她來到了,沒有甚麼表情,冷淡地坐下拿起餐牌。穿着也沒有甚麼特別,只是一般上班的裝扮,也對,難不成想她盛裝出現嗎。
「可以放下餐牌,笑一笑嗎?」,我打破沉默。
「為了甚麼?」,她有點驚訝。
「就拍一張照片而已,很快。」,我平淡地撒謊。
她放下餐牌,掛起她慣常的笑容,現出小酒窩。
我無聊地按下開關。

餐廳剎那變得寧靜,所有人都靜止了。不會吧。真的有效呢!我興奮得站了起來,走到窗邊,看到窗外的世界一切都靜止着。我回到座位,欣賞她的笑容,我笑了又再笑。我可以把剎那留住,成為永恆。只要我不關上時間停頓器,我就能留住她迷人的笑容。

我看了不知道多久,有點餓了,看着她的笑容也漸漸覺得有點僵硬。我按下按鈕,關,回到現實吧。

依然寧靜,沒有變化。我重複按了幾次都沒有變化,失靈了嗎?如何是好?我着急地拿出手提電話,打給啊正。只有單調而有規律的「嘟、嘟……」聲,也對,他也被靜止了。我着急地跑出餐廳,在沒有聲音的世界奔跑,試着找找誰仍能動,不可能只有我擁有這玩意吧。

我沿路一直漫無目的地奔跑和大叫,沒有回應,沒有回應。
我累了,漫步在街上。大概它會有限制吧,不會無止境地停頓吧……

我坐在街上,看着沒有變化的天空。這時,一隻手搭在我左邊肩膀上。我馬上回過頭去看。一個大概二十餘歲的男子出現在眼前,對我親切地微笑。他說不上是美男子,但五官端正,而且有種說不出的氣質。
「你也有時間停頓器?」我連忙問道。

「我沒有時間停頓器,世界上也沒有這種工具,而你手上的東西是我遺失的東西。你現在看到的世界是我制造給你的世界,那工具只是用來給使用者制造一個永恆的靜止幻象。世界沒有因你而停止,而是從你按下按鈕那一刻,你的世界停在了那一秒。你的靈魂離開了你的軀殼,大概人們已把你當作死亡處理了。而某種定義上你的確是死了。所以你就安心在這個靜止的世界中「生活」吧,哈哈,至少我把你情人的笑容留在你面前。」,他微笑着說。

「不可能吧,你一定有方法還原這一切吧!人類不可能制造出這樣的東西,別開玩笑了。我不會相信的。」我堅決地拒絕接受那荒唐的解釋。
「不要緊,你不接受也得接受,這是現實,這是我送給你的永恆。而且我不是人類,我是墜天使,我只是利用你人性的弱點而已。」,他依然自然地微笑着。

「後果自責喔。哈哈……」他笑着轉身離開。他嘴角的笑容,我永遠都忘不了。我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漸漸遠去,消失……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短篇故事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