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正義·最終回·活下來的只有墮落】

燈火闌珊處 於 29/07/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逝去的正義·最終回·活下來的只有墮落】

從來正義就是沒有絕對的,所謂的正義中必定會滲透着黑暗。
在執行任務時,只有貫徹自己的信念,深信自己是站在正義的一方就能堅持下去吧?

在梯間,我一直在想,我有可能做到計劃中的要求嗎?盡管剛才途上啊正和日聰都不斷地鼓勵我,也叫我信任啊星的計劃,但我心中始終有一絲的猶豫。

帶着這份矛盾,我上到了這座七層高的唐樓天台,看一看旁邊的那座略為矮一點的唐樓。我吸了一口,退到天台的對角,助跑,一躍。成功過去了對面。似是某電視台的荒謬劇集的場景,當然距離沒有那麼遠。

我再準備跳到下一個目標,另一座唐樓的天台,要跳上高處看似不太可能,但那處有事先準備好的把手可以抓,也並不擔心。我再次助跑,跳躍,緊緊抓着把手把自己拉上去。成功了,兩次的成功令我有信心了。第三跳,也是最後一跳。這次距離有點兒遠,高度落差也不大,為了以防失敗事先準備了繩子系在天台。啊星的計劃不但令我可以熱身、慢慢建立信心,還思考到萬一失敗的安全措施。

我把它系在腰間,拉緊。我在助跑前按照計劃給日聰發了一個短信,「開始」。我助跑,跳躍,騰空。

不會吧,到不了。我連忙捉緊繩子,保了一命吧,離地面還有三層高。一會再想如何求救吧。計劃中提及我任務真正的內容在對面天台的信封中,到不了算是任務失敗吧。

突如其來的離心力,不是吧,繩子斷了。我墜落地面,乏力地躺在馬路上,看着昏暗的天空。感覺體內的一切都被抽空了,用一瞬間的疼痛,換來永恆的黑暗……

是師父的手拖走我嗎?

計劃未完,故事由我說下去吧。我是誰?不重要,名字不過是個稱呼,當沒有人知道當中的意義那只是沒有意思的文字、代號而已。

五秒前,日聰按照計劃衝上天台乾脆利落地把繩子切斷。這刻他凝視着地面上那具屍體,呆滯了。人性的弱點,過份的自信心。成功多了自然建立起自信,適當的自信可以令人不斷超越自己。但過份了的自信心,就會遺忘了所謂的「不可能」和「失敗」。

另一個弱點是內疚和後悔,把自己困在負面情緒中原地踏步。我戴上面具提着刀衝向日聰,他連忙用手上的刀來擋我的攻擊。正常情緒下我不可能贏他的,但困在情緒中的他充滿破綻,我在他第十次露出破綻之際從腰間拔出短刀刺向他的頸動脈。他已經無任何威脅了,我轉身準備「迎接」下一個「客人」。不出三秒,啊正也來到這個天台,他看着日聰在我腳旁抽搐。他向我展示人性另一大弱點,憤怒。

他失去理知地衝過來,也忘記了自己手上沒有任何武器。我毫不留情地用手上的刀向他的四肢攻擊,無疑我的確技不如人,即使我已經如此攻擊,也不能把他殺掉。如果他有武器的話,大概我早已被殺了。我盡量不讓他有機會靠近日聰的屍,怕他拾起日聰的刀。我看準了機會把刀揮向他的頸,他被迫用手來擋。身上多處都被斬得能看見骨頭了,要不是那份意志大概早已倒下了。這刻,我脫下面具。他呆了。

人類太多情感了。

我毫不猶豫地揮刀刺入他的心臟,了結這一切。這把武士刀還是日聰和啊正送我的,大概他們也想不到會有這一天吧。我轉身準備離開,提起我帶來的袋子,裡面放的時啊正和日聰珍藏的一把仿古青銅劍,還有我送給小賢的那把匕首。從今以後,它們就是我的武器,同伴。

人性的另一弱點,貪婪。把靈魂出賣給黑暗和墜落,換得更多、更大的能力。我知道他是墜天使,但為了力量我聽從了他,把親近的人都了結、成為察品。為了更長遠更宏大的私刑行動,貪官、奸商、逃過法律制裁的惡人,我必須要捨棄這一切,日後的一切由我親自審判。我說過,計劃繼續的話,必須經歷這個洗禮。如果他們勝出,代表他們有能力,但如果我勝出,我就會傳承一切、甚至更多;所以讓我繼續背負一切走下去......

我喝着啊正和日聰的血液,只有這樣我才能擁有我新的能力,完成宏願。

我是誰?我就是他……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