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縷煙(清明節思)

李若鳴 於 04/04/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文章轉自: https://www.facebook.com/Rosefreehappy/

仙苑裡的煙火鼎盛得很。一縷縷煙從香的頂端吐出,這是輕輕的,淡淡的。輕得彷彿吐不成一縷煙, 半縷煙而已,同時也淡得不痛不癢,煙似有或無地存在著,至少它曾在我眼球跟前擾攘過數秒,卻稱不上存在,壽氣短促得可憐,便斷氣了。它也稱不上死亡,因為它從未存在過。


這也許值得慶幸。也許吧。


儘管煙從沒存在過,但身子竟不其然烘熱起來。一團團火球圍著我高歌跳舞,他們圍的圓圈愈來愈小,愈來愈小,我欲把他們統統推開,但我害怕得連推開的半點勇氣也沒有,剎那間,他們滾動起來,向著圓心---我,直滾。我的身子實在熱的不行了!我的花容快被他們摧殘;我的肌膚快被他們蠶食;我的骨頭快被他們溶掉。我慌忙查明火球的起源地,看看秀髮衣領褲腳,身軀四肢有否在燃燒的火焰。原本一切是我內心作怪。這是一場自編自導自演的鬧劇。

事實上,我正感受到四方八面湧過來的冰冷感,差點兒把我無情地灼傷。仙苑裡是荒涼的,荒涼不是由陰間吹來的陣陣寒風而生的,而是一切化歸於無的荒涼,來的時候沒帶來什麼,走的時候也沒帶走什麼,彷彿如煙般沒有存在過似的。諷刺的是,家人親友虔誠的祭拜,豐盛的祭品,甚至是我身體溫的自我欺騙,正是極力意圖證明他們曾確確實實地存在過。


真的。他們存在過。


起碼對於一個人來說是,這就是了。


人的一生被一輛行車如箭般的列車載著,它直跨彩虹橋,直衝瀑布急流,上了高山,再下低谷,上過刀山下了油鍋,以為就此命喪黃泉,卻竟命不該絕地活了,踏上草原大平地,之後,便到了人生終點站---天空之城。


那時,人不禁問一句 “就這樣完了?快得說不過去呢。”萬般不甘心,再問一次重複的問題,話在口邊,但吐不出來,吞下去罷了,便點起香煙來。


來去匆匆,有些人上了列車後,再沒有離開列車,有些人乘搭了數個車站便下車了,有些人只是探頭看看列車裡頭的境況便離去,有些人甚至是從未見過這列車。列車的平生是糊里糊塗地向前直闖,遇著什麼就是什麼,定是有方向的朝某目的地駛去,這也許不大重要。
重要的是列車沿途經過的風光,在他人心中輾過的痕跡,而化作的烙印。一個燒得正熾熱的烙印,直燒心,直燒全身,直燒樓頂,直燒得整個仙苑煙雲蓋頂。


他們稱不上叫死亡,因為他們從沒離去,仍活在我的心中,開了一朵朵豔麗而永恆的花。


我擦去臉上的汗珠,手放在面頰上輕輕一拭,驚覺這竟是淚珠,一滴一滴地滾下去,淚珠包裹著懷念,包裹著思憶,剛好替心中的小花澆水滋養。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煙火  清明  生命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