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之夢》──「浮生若夢 若夢非夢 浮生何如 如夢之夢」

樂雪看話劇 於 20/08/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如夢之夢》──「浮生若夢 若夢非夢 浮生何如 如夢之夢」


剛過去的星期四、五晚上,有個嶄新體驗,就是連續兩晚看話劇,看了一套長達八小時的話劇──《如夢之夢》。說實,走到偏僻的西九文化區藝術公園內的「自由空間」黑盒劇場之大盒,看了八小時的戲,連續兩晚夜睡,再過了個繁忙又疲憊、更是滂沱大雨的週日,今天不太夠精神,仍未有時間好好思考與沉澱。


第一晚,一開場由一眾演員一起說莊如夢的故事,點出了主題,明顯就是引用了莊周夢蝶的說法,訴說人生如夢、夢如人生,是夢非夢,真與幻又是如何可以分清楚?


到辛偉強飾演的「五號病人」說過牧羊人的故事,不是「五號」個人故事,但辛偉強這出色演員演繹得太真切,那種走失了新婚妻子的悲哀、尋覓時遇上喪夫的女人,二人重組家庭,更生下小孩,過著幸福生活之際,一個怪病奪去妻兒,再次一無所有,那種憤慨與怨懟,牧羊人突然醒來,卻發現自己是在新婚妻子懷裡睡了,只覺妻子真的很美。如南柯一夢、黃樑之夢的老調,絕對不是創新的故事,但辛偉強演繹得太好,令人深信那就是「五號」的深刻的感覺,他用力吹熄了蠟燭,象徵說完了一個故事。是那時候,樂雪開始投入了。



一個故事包含著另一些故事,一個故事牽連了另外的故事,就如我們的人生,遇上無數人,有過無數段關係,根本是沒完沒了的。


新手女醫生一直期待著都是醫生的父親會如向她的醫生哥哥般作訓示,說著醫生的神聖天職,可是父親只叫她多為自己著想,她失望了,同時讓人感覺父親經歷了許多,認為這話才是對女兒有用。新手女醫生的第一天,照顧五個病人,卻死了四個,她很重視剩下的「五號」,聽了堂哥不少建議去取得「五號」的信任,甚至會嘗試「自他交換」呼吸治療法。


於是,「五號」開始說故事了,他在戲院排隊買票時結識了妻子,二人有過開心經歷,但初生兒子患病死去後,夫妻關係開始轉差,而「五號」開始病了,妻子更突然失蹤。被判患上絕症的「五號」開始去旅行,在法國遇上江紅,開展了一段艷遇,江紅過去有段難堪慘痛的故事,二人互相扶持,聽了吉卜賽人的預言去諾曼第城堡尋找自己,在城堡曾經開心地玩著角色扮演的遊戲,亦在湖對岸「看見自己」,江紅是克服不了過去,「五號」仍要繼續尋找未知的自己。由找到城堡中的畫,開始尋找畫中人──顧香蘭。他前往上海,找到垂老的顧香蘭,請求顧香蘭說她的故事。當年一個上海名妓,跟王德寶相戀,王德寶卻因家道中落而無法為顧香蘭贖身,此時法國伯爵看上顧香蘭,寧願拋妻棄子去娶顧香蘭,顧香蘭便到了諾曼第城堡成為伯爵夫人,她感受到法國的自由,跟老師學畫畫。但是當她越來越適應法國生活時,跟伯爵卻越來越疏遠,二人互相憎恨與折磨。一日,伯爵遠行而出了意外,伯爵的錢不翼而飛,留下一堆債務給顧香蘭,顧香蘭只得賣了城堡,成為家傭。多年後的一天,她發現她那非洲女主人的丈夫就是伯爵!更已有兒有女,一家樂融融,過著豐盛生活。她想過報復,此時人到中年的王德寶成了成功商人,來到法國找顧香蘭,落難的顧香蘭就跟王德寶回上海,後來當然跟中國其他老百姓的命運一樣,經歷了文革,有錢的王德寶當然死了,顧香蘭卻又捱過了。顧香蘭說完她的故事,她也死了,「五號」再見不了江紅,回到香港,病情就惡化了,入院就遇上新手女醫生,不知為何要堅持「五號」說故事。



迷茫的新手女醫生在「五號」的故事中得到精神寄託,嘗試尋找她工作的意義,來了解與認識自己,「五號」則在顧香蘭的故事中找答案,他曾經不明白為何自己的人生是這樣子。大家都是在他人的故事找回自己,為何要在別人的故事中「看見自己」?這大概是自古以來,人都是這樣,所以我們需要故事,無論是詩詞又好,戲劇也好,或是小說散文也好,我們就是要從別人的故事之中找到意義,在觀察之中體會與反思。


《如夢之夢》是個生老病死、悲歡離合的故事,一個故事包著更多故事,一個影響著另一個。生老病死、悲歡離合都是大家會經歷的,大部分人都是這樣子,而《如夢之夢》其實就是多場有關的戲連在一起,獨立來看,未必是很獨特,但賴聲川真的很會說故事,令八個小時充滿娛樂性。一個故事連著一個故事,這樣的演繹更製造了很多的話題,演員之多、時間之長,準備與製作的時間與花費可想而知,觀眾人數卻是有所限制,也不是容易買到票。舞台的設計更是跟一般不同,一個四方迴廊上,讓演員圍著裡面的觀眾走,坐在如蓮花池裡面的觀眾是需要自行轉動椅子,演員有時更會走進蓮花池,見到裡面的觀眾很忙地轉轉轉。而另外三面都是表演空間,前面是大台,兩側高處、欄杆亦是表演空間。樂雪今次只買了不能轉動的後座,是有個好處的,不用那麼忙去轉,亦不會錯過任何一邊的演出,當然跟演員的距離完全不及裡面的觀眾,將來有機會,還是坐裡面的位置,應該別有一番風味。


整體上,《如夢之夢》是好看,沒有悶場,一眾演員皆十分出色,除了我一直喜歡的辛偉強,更有潘燦良一起分飾「五號」。顧香蘭更有三個分身,蔡思韵飾演在天仙閣的名妓,蘇玉華演在法國的伯爵夫人,由貴族落難至掃街,雷思蘭演在病床的老婦。演江紅的黃呈欣則一口流利法文,郭靜雯演的新手女醫生、彭珮嵐演的五號妻子、歐陽俊演的王德寶與高翰文演的法國伯爵等,形象都很鮮明突出。三十多個演員演活了近百個的角色,多個演員都有很多發揮,整場戲是賞心悅目。


在這兩個多月來,大家都不好過,看著年輕的人離世、受傷,心情抑壓而痛心,這八小時實是逃離一下的寶貴時光,這八小時完全忘了外面的世界,但願香港的創作、演出平台永遠不要被破壞,只有真正擁有自由的地方,才會有這些好戲存在。

like樂雪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oksuetfanpag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