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粵語版)

樂雪看話劇 於 31/05/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今天趁午飯時間看了《鼠疫》(粵語版),那是改編自法國作家卡繆同名小說,講述鼠疫在市內蔓延,描述城內的眾生相。在2017年,英國劇作家及導演尼爾.巴奈特改編《鼠疫》成舞台劇,而藝術節在2018年開始製作粵語版,本來是在今年公開演出,不過因為疫情而影響演出場地的安排(真是應景),最終改成錄影版。

《鼠疫》當中的不少對白讓人聯想到很多這兩年在我們身邊發生的事,不單是疫情,更是社運,很容易有共鳴。相信翻譯劇本的陳泰然導演也是受著社會氣氛的影響,而將當中的感受、反思都放入劇本之中。在我認知中,卡繆不止是小說家,他亦是哲學家,他當然是藉著小說去探討人性與矛盾。在一場可怕鼠疫中,爆發初期是有跡可尋,醫生開始擔心與提醒當局防疫、政府官員怕犯錯而淡化疫情的嚴重性、記者想記錄真相、有人想逃出被封的城、有人自願做醫療義工,亦有黑市商人從混亂中找生意機會…..當中是流露出各人與各階層的矛盾。

《鼠疫》以五個人作證,描述這一場鼠疫。在爆發初期,大家未有重視事件,令我想起沙士初期,我們大概都笑過大陸人盲目相信板藍根,甚至是煲醋殺菌,不用多久,被封鎖的沙士消息終於爆發,我們得到的不是大陸給我們的資訊,而是真正的病毒。因為大陸封鎖消息的緣故,加上政府緩慢的反應,短短幾個月沒了299的人命,包括幾位照顧病人的醫護人員。我仍記得當時那種擔心身邊人隨時染病身亡的恐懼。

劇中官員那種官腔亦讓人感到特別可恨,因為讓人想起政府對武肺的政策,盡現官員無能與無人性,只是利用疫情而達到政治目的,該做的不做,無用而擾民的事就做盡。

回顧卡繆創作背景,《鼠疫》是在二戰結束後不久寫成,可以想像到之前法國被納粹德國佔領的日子,卡繆肯定仍是歷歷在目,所以卡繆在《鼠疫》肯定想寫的不是鼠疫,而是被困的。那城市越來越多人染病與死亡,之後要封城,我們何嘗不是被困?是被現實困著,在我們的世界不也是被困著,暴政侵蝕自由,讓人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人不也是被困著,在這恐懼下,人可以有甚麼選擇?正面面對?或是逃避現實?

粵語版的《鼠疫》,有趣的是以五位女演員(張雅麗、黃呈欣、 溫玉茹、陳秄沁 、陸嘉琪)演出原著五個男角色,是有一種分離的感覺,當女演員說起自己對太太或女友的感受時,那種戲劇效果很強烈,有種陌生感,感覺可以抽離一下,不會對角色的舞台表現投射太多情感,而多一點咀嚼對白的深意。

最後,十個月的鼠疫終於完結了,以放煙花來慶祝,那一下感受到荒謬感,死了那麼多人,仿佛可以一下子就忘掉,仿佛可以繼續回復「正常」生活,也許只是假裝「正常」,始終人是懦弱的,裝作「正常」算是輕鬆的做法。不過,我們大概都知道是回不了過去,當了解過真相,當思考過,我們就難以裝睡,只是在等待,等待下一次「疫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鼠疫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