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短故] 當我多一晚的情人好嗎(三)

麻甩系文青 於 04/10/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由登記到找電梯,Kelvin的每一個動作都自然得像是每天也這樣做似的。
打開門,Rosie走在床沿,笑著看他脫掉襯衫。
Kelvin從上而下的眼神,輕蔑的眼神讓Rosie覺得她是他的獵物。
她神智上清楚自己並不認識這個男人,但她的身體叫她服從。

她趴在床上,轉過頭來斜斜地瞄著他。
他不匆不忙地走過來,臉上的微笑始終掛著。
突然,他一下子壓在Rosie身上,吻她的背。

突如其來的溫熱讓Rosie叫了出聲。
心臟彷彿隨著他的吻而移動。
她甚麼也說不出來。
酒精讓她的感覺放大了好幾倍。
她閉上眼睛,集中地感受他的溫度,他的皮膚的質感。

他一把將她反轉過來吻她的嘴。
她扭過頭去,不讓他吻。
嘴唇是最親密的接觸,就算全身都讓這個男人征服了,嘴唇也是禁地。

他似乎沒有發現這個問題。
他沿著她的耳、吻到她的頸,一直一直向下。
略為粗糙的手掌蓋住了她的胸部,掌紋微微地刺激著她的乳尖。
她放肆地叫著,將體內所有的情緒都發洩出來。

他肆意地玩弄著她的身體。
手上上下下的遊動在她的身上,像條魚。
她閉上眼睛,不願看到自己這個樣子。

他單手捉著她的頸,低聲道,「看著我。」
她喜歡這種感覺,這種窒息的感覺。
她順從地張開眼,對上了他熾熱的雙眼。

大腿傳來他胯下一陣一陣的顫動,彷彿命令著她再繼續,再繼續。
她反轉身,爬到床尾,將他一口含著。
他低嘆一聲,似是鼓勵著她。
他一隻手輕撫著她的頭。
在那一刻,她覺得自己只是低微的一粒塵,她可以做的事就只有更賣力,更賣力地吸啜著。
薄薄的嘴唇發出低吟,穿過她的耳,進入她的身體,去到她的下腹,化作一股暖流流出體外。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