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快樂的盲點》觀後感(3) ​

欲言有紫 於 11/05/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說到天堂學校,筆者要讚讚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的外籍老師。

又回到當年,眼疾突然再復發。筆者曾很害怕,自己又是否要再回到中學時期呆坐的階段。不過,一切都喜出望外。

我曾跟外籍老師說,我需要時間自己一個人去消化一下復發這個事實,而外藉老師知道後,不但沒有滋擾我,還說沒有問題。當然,經過兩個星期後,我的情緒終於平伏下來,我就乖乖回去上課了。儘管偶爾缺課,外籍老師也會體諒我。

事實接受了,到上課時刻,筆者還是很擔心要呆坐。榮幸的是,外籍老師願意,並主動印字體加大版的工作紙,考試卷給我。

而在看不到白板的字方面,由於我已跟老師說到坐多近也不會看到,也很怕光,外籍老師沒有迫我坐到最前,反而讓我選坐位,我則選了最暗的座位。(筆者可能跟很多視障人士不同,他們需要光的地方,筆者卻相反)而若白板有重點,他們會在空檔時間走過來,寫下大大的字給我看。
筆者看不到白板,只好靠聽的吧!我跟着外籍老師所說的,寫下了他們說的話,若有不明白的地方,則用拼音寫下。外籍老師走過來看時,會為我看看筆記。若有他們能看懂而筆者又出錯了的地方,他們會為我改改,還鼓勵我說我聽得不少呢!

最痛苦的唯獨是筆者無辦法交出正式的政府證明,證明筆者有視力問題及程度。幸好,老師們都體諒筆者,盡可能安排好一切。筆者很感恩。當然,外籍老師提示筆者,若想升學至其他院校,最好弄個政府正式證明。筆者心想:談何容易(可惡的政府低醫術)。

這次的感覺是很溫暖,感到被接納,沒有被人放棄。這些是筆者N生修來的福氣。最難忘的是,筆者的上課last day,外籍老師們給了筆者大大的擁抱。那種擁抱很溫暖⋯⋯他們同時表達了對筆者的關心,真正的暖入心⋯⋯

說到這兒,筆者也很感慨,到底哪兒可以接受到筆者作為他們的員工?筆者夾在健視和全失明中間,也因爸媽不允許的關係,不能加入視障人士的行列,參加相關的輔導就業。說來話長,工作,還是一篇長故事。(好像筆者離題了)

下次,筆者會再說說那令人心酸的地獄,不過,在下下次,筆者會說說一個在筆者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班上同學,亦是筆者的好朋友,在此特別感謝曾幫助筆者的老師,及那位好朋友!

在正式結束前,順道宣傳一下筆者所創立的Facebook group - 香港非全失明視障人士交流區,網址如下http://www.facebook.com/groups/566219666799069/

(如不能成功連結,請試試在facebook​搜尋的位置貼上「 香港非全失明視障人士交流區」,本人電腦技術欠奉,不好意思。)希望你能召喚相關的親朋好友或把這個訊息傳播出去,讓他們加入這個group吧!讓我們能在這個小group內互相支持,謝謝。

再次感謝你看到這兒,有緣的,再見!=D!

photo credit: https://travelerwithmoviecom.files.wordpress.com/2018/03/e5b08be689bee5bfabe6a882e79a84e79bb2e9bb9e.jpg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