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說

我在倫敦天氣晴 於 12/09/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去樓下的理髮店剪髮,老闆娘問我從哪裡來,我說「香港」。沒想到她卻冷笑一聲:「冠狀病毒就是從你們那裡來嗎?」我很想替香港開脫,在這關鍵時刻,中國和香港總不能混為一談吧?然而,再解釋也是徒然,這位白人女子黑著臉給我剪髮,然後光速打發了我。

香港,在英國就像幽靈一般的存在。她實實在在的存活於某些人的記憶裡,對其他人來說,卻又如幻似煙。

老一輩的英國人,大抵還記得這一片曾經的英國殖民地,是「女王的皇冠上一粒珍貴的珠寶」。有一次我偶然在巴士上和老人攀談,他聽說我從香港而來,還興高采烈地說起年輕時長途跋涉到香港教華人開巴士的經歷。那些年,香港的巴士都是英國製造。

但這只是one side of the story。香港的英國屬土身分早成過去,年輕一代的英國人追求自由、平等,更以英國海外殖民的帝國史為恥。他們一方面不太認識香港的複雜性,頂多知道她是一個備受壓迫的中國城市,一方面以為香港以前也像非洲、印度一樣給宗主國無情壓迫,完全不理解香港人對英國的眷戀。我的一位英國人朋友就曾經問我:「你們香港人怎麼會懷緬過去?是不是給洗腦了?」那口吻,竟跟中國的小粉紅並無二致。
倫敦的外來人口就更多了,他們既非英國人,對英國、中國、香港之間的愛恨情仇更是陌生。

去年的社會運動,再次把香港推向國際舞台。BNO 簽證登場,以後將會有更多香港人移居英國。不知道在未來的日子裡,香港人又會如何書寫這個香港故事?


雅子@我在倫敦天氣晴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