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the Revenant (2015) 復仇勇者


在冰天雪地的邊境,他決定展開復仇…

【電影】


這是一個復仇的故事,約十九世紀初期,一群拓荒者在不毛之地討生活,他們獵捕野獸,交易皮革,與大自然搏鬥,其中一位獵人身受重傷,他在療傷期間目睹利慾薰心的同伴,同伴自私自利的行為對他造成二次創傷,在冰天雪地的邊境,他決定展開復仇。

'the Revenant'由Michael Punke的同名小說改編,來自墨西哥的名導演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執導,Leonardo DiCarprio和Tom Hardy領銜主演,獲得多項電影獎項肯定,DiCarprio也因本片拿下一座奧斯卡最佳男主角。

電影片長超過兩小時,像是漫長的復仇之路;畫面色調蒼茫冰冷,也給人一種復仇的孤寂感。超過九成的戶外場景,與導演同樣來自墨西哥的攝影師Emmanuel Lubezki,為本片捕捉絕佳的光影變化,無論是一般觀眾或專業人士都可以在這部電影裡享受Lubezki的視覺美景。

既然本片獲得大獎肯定,那就來點電影分析的口吻吧?雖然'the Revenant'包含人與人、人與野獸、人與大自然,許多搏鬥情節,而且還有動作場面,小型的決鬥,大型的群架,都可以在這部電影裡看見。但是,'the Revenant'的調性偏向劇情片(Drama),尤其男主角的復仇之路,一路蒼茫景色透著自我救贖的氣息,打趣的說,導演Iñárritu一如往常,又拍了一部很挑觀眾的電影。除去DiCarprio的擁護者,扣掉Hardy的影迷,再把電影專業人士排除,其餘的恐怕看著看著就…


【雨木隨筆】


Jackass


大約二十年前,美國有一個電視節目叫作'Jackass',紅極一時也曾拍成電影。'Jackass'是單元劇,沒有極限的內容成為限制級的節目。節目主持人Johnny Knoxville和他的超大膽固定班底在每一集挑戰不同的瘋狂點子,例如設置一座戶外常見的、裝滿排洩物的流動廁所,Jackass其中一位成員進入廁所,戴上安全帽綁好安全帶,接下來就是所謂的瘋狂點子,啟動一台建築用大吊車,把流動廁所當成溜溜球一樣在空中甩盪幾分鐘,然後請自行想像後果…


這個節目的娛樂感是玩命,玩到讓觀眾覺得快要鬧出人命、噁出人命,非常刺激的…綜藝節目。為什麼'the Renenvant'的觀後感扯到'Jackass'?


蠢蛋搞怪秀+魔雪奇緣


雨木觀賞'the Renenvant'的時候,可以感受每段情節暗示的意識形態,例如男主角與大棕熊的殊死鬥,不屈不撓的奮戰精神告訴我們他是一位意志堅定的勇者;冰天雪地的復仇萬裡路,要找到仇人也得先活下去才行,人與大自然的對抗暗示著人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環境也有自己的態度;男主角遇到同病相憐的原住民,造化使他感受到知遇之恩、救命之恩,而原住民的下場暗示著人生無常。等等種種雲雲都是這部片描述男主角復仇的過程。


但是,導演安排的東西很重,血腥暴力之強烈,觀賞的時候雨木有點承受不了、有點出戲,於是油然而生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過了一段時間,偶然閱讀國外網友一句詼諧的短評:the Revenant is Jackass+Frozen(魔雪奇緣版的蠢蛋搞怪秀),很愛看電影電視的讀者也許莞薾一笑,的確,雨木當時出戲的、無法形容的感覺就是這句短評。


最後的對白


我們在西部片時常看見正法壞人的時候會說'Any last word?',它是在問有沒有什麼遺言交代,總是會說一些「劇」力萬鈞的對白。常言道,將死之人其言也善。'the Revenant'的仇家對男主角說了最後的對白,萬水千山,只為了復仇?就算如此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情。打趣的說,這個尾段把看得走神出戲,跑去Jackass的雨木救了回來,為什麼?


引用靜靜的想一想這句話:
「就算如此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情。」


有時候,我們想要找到某個人,對他說、對他做、對他這樣對他那樣。找尋的過程也許有順有逆,耳邊飄過人家說的何必、人家說的放棄,但是只要意志夠堅定、慾望夠強烈,我們終究可以找到那個人。有意思的是所有人都笑過何必、勸過放棄,一模一樣的話由那個人,由那個我們想要找到的人說出口,那是會打醒我們的!


回到'the Revenant',復仇的過程讓男主角一方面成長,另一方面以為找到仇家,做出了斷,畫上句點。對雨木來說,找到仇家的那一刻,不是故事的結束,而是開始,男主角真正成長的開始。那一段是'the Revenant'最精采的地方,或許相同的意識形態,也是我們人生最精采的一頁,分享給你。


原文發表於雨木散文故事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