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天我們會飛,被掌摑了的童話式愛情故事

崖夕黑語 於 09/11/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這是筆者第一次正式寫一段對電影的影評或感想。(若果不把我上年寫的垃圾電影推薦是影評的話)。事緣是電影完場後,首次遇到謝票。導演黃修平先生呼籲大家回家後可以對電影寫一點感想,筆者於是在家中將電影沉澱兩天,才從新拿起禿筆,簡單的表述一下我在電影中看到的故事。

故事一如大家所料,令觀眾對舊香港、對夢想與及對愛情都從新認識一次。讓大家可以重新提起遺失在日常生活中的感動和遺憾。不過筆者總是看到一些平常人不會看到的事(導演也應該沒有想過),就如「低俗喜劇」中我看到是一個為了夢想,不惜一切堅持的電影人的故事一樣,筆者今次在「哪一天我們會飛」看到的,是對童話故事式愛情的的大反擊。男女主角彭盛華和余鳳芝的相識,相戀都是典型的香港中學童話。一幅如斯美好的畫面:

會考過後,中學生經過一個夏天後變成了預科生。身份突然的改變,令他們對前途出現憧憬,對升讀大學滿懷期望,然而從天而降的轉校生,一個充滿氣質的少女,當然成為全校的焦點。兩名男生出盡法寶,希望得到女生的注意,他們賣才華,賣風趣,賣夢想,終於得到轉校生的回應,三人成為好朋友,一同翹課,一同虛耗青春,一同分享夢想,共同渡過了大家一個學期。雖然三人形成了一個「嬲」字,但他們的相處中的種種細節,充滿青春的氣味。在雨天狂奔,在秘密機地中嬉戲,都為觀眾不在同程度的震撼:

原來...我也曾經擁有過這些瘋狂又令人羞澀的回憶,縱然可能這些記憶球已經放到夾萬的深處。

最後男女主角的相戀亦傷害了蘇博文,而蘇博文的「醒水」,選擇自動推出。令整件事仍然相當美好,中學相識,初戀,直到白頭,對男女主角而言。

就如白雪公主的故事一樣,若果在他們相戀的一刻結束的話,畫面是相當美好。不過故事一轉,已經二十年後,彭盛華和余鳳芝已經是年近40的中年人。他們不得不面對中年危險。

工作侵蝕了生活,餘下的生活亦相當平淡而乏味。彭盛華已經被年華洗去得所剩無幾,整個人已經和齒輪一樣,只懂得轉動。每次只要有需要,他便自動配上不同的面具。一次外遇,他從別人的身體裡尋找廿年前愛的感覺;余鳳芝在一次舊生會聚會後,埋在心裡廿年的激情重新被喚醒,開始懷疑二十年前的選擇是否正確,希望從蘇博文身上從新出發,回到以前,讓自己選擇多一次。而得知逝世的消息之後,她崩潰了。這種崩潰筆者視為是除了消失多年的好友逝去之外,更重要的是,心裡唯一的希望亦破壞的無奈,令她不得不面對現實,她丈夫的不忠。

童話式的愛情,敵不過現實的殘酷。男女主角美好的故事,缺乏了歷練,到出現問題時,表現得手足無措,只懂逃避。

歸根究底,不論人生還是愛情,也還是需要痛過,跌過,才會成長。誰會想痛,想被出賣,誰又會想孤身走過黑暗的陰霾?雖然這條路既漫長又黑暗,不過只有成功走過這條路的人,才會感謝曾經有過這段經歷,得到的總會比失去的多。每個人都希望人生總可以平坦的渡過,特別是在愛情的路上。彭盛華想,余鳳芝想,蘇博文都想。但現實的愛情就是總會有挫折,亦總要面對現實。你和我和主角都不是萬中無一的幸運兒,與其苦苦的期待著童話,更不如擁抱身邊的問題。

彭盛華和余鳳芝很好運,除了有優美的開始,故事還給了他們認識蘇博文。蘇博文在二人萌芽時離開,在他們出現問題時再出現,他喚醒了他的好友,也拯救了他喜愛的女孩。三人的羈絆跨過二十年,都令筆者不禁鼻子酸了一下。

最後,若果用一首歌串連整套戲愛情的部份,筆者第一時間便想起了這一首:


在世間尋覓愛侶 尋獲了但求共聚
然而共處半生都過去 我偏偏又後悔
別了她原為了你 留住愛亦留住罪
誰料伴你的心今已碎 卻有她在夢裡
為何離別了 卻願再相隨
為何能共對 又平淡似水
問如何下去 為何猜不對
何謂愛 其實最愛只有誰

崖夕黑語:有些東西,習慣了就好
圖片來源:哪一天我們會飛同學會專頁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