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妄撞

[/img]

恐懼是一種我不常有的情緒,但最怕恐懼妄撞,憾動我。

恐懼不常有,很多時候,總感覺生活很平凡,甚至平凡得好像每天重重複複。重重複複的生活,生活總是差不多,做着沒什麼變化的工作,娛樂一下,睡着一樣的床,合上眼,醒來又一天。面對很熟悉的東西,若果有恐懼的情緒,恐懼這種情緒恐怕都會慢慢消失。若沒有消失,應該一早就嚇怕了我們,我們早就避開。所以我總覺得恐懼總是留不長,它的壽命總是不長。

但不知道是否不常接觸它,見到它的時候,有時會顯得不知所措。我常見的恐懼,是一種突然來到的情緒,是強烈的,不是螞蟻一口一口,慢慢細嚼糖果的感覺。若果我是那枚糖果,就是被直達心房的衝擊,那種無法自己,失去自己外層防衛,被鑽入最深處的感覺。甚或那種恐懼似乎在我的心裏頭生出來,我背後的自己突然出來。迫使表面的自己要面對深藏的黑暗面。

面對自己的黑暗面,那個我不熟悉的另一半,但他似乎很熟悉我。名為黑暗面,就是懼怕他會吞吃自己,所以我們總喜歡稱我們背後的自己為黑暗面,不讓他出現,把他關在一個會迷路的迷宮,但卻不把迷宮的出口封死。這樣,不知他何時會衝出迷宮,與我們相見。這種集未知和驚喜一起的計謀,帶給我們的,不是一種喜悅的驚喜,而是驚嚇,深怕被未知事物衝擊、憾動的感覺。

我自己都不太明白,為何一個我們不熟悉的自己,總被我們稱為黑暗面,而不是一個遠方來訪的朋友。不熟悉、未知的東西,可以是好,可以是壞,但我們先往壞的方向去想。因為我們未熟悉他,他被稱為黑暗面。一次一次,把他稱作黑暗面,結果我們都不太情楚他想什麼,他做什麼,他的一舉一動都似乎是可怕,而不可理喻。

創造了一個黑暗面,那麼我們解決、清除了他,就變得光明嗎?似乎不會。說得清楚一點,我們解決他、清除他,多數是用對立的方式攻擊他。凡他所想的、他所做的,我們做相反的,就似乎就能壓迫他,把黑暗的一面減到最小。不讓他活動,我們身處的空間好像會大一點。這是最直接,似乎是最保險、一擊即殺的方法,總叫我們安心一點。

但問到,為何在我們不經意的時候,他總是完好無缺的重臨?我又答不到。顯而易見,雖然我們心安了一點,但似乎是憑空揮劍,手指斬空氣,徒勞而已。回到自己舒適的空間,看一看,彷似尋不着背後的他。他根本不在這個空間,我們不在同一個房子。我用手指指指劃劃,把天圓地方的邊界都摸過一趟,就是尋不着他。他在另一個空間,他是另一個不同的自己,似乎不是跟我對立的人。我們用對立的劍飛舞,既不能傷他,甚至連碰他,都做不到。我們一面舞動着劍,一面退後,直到背後碰牆,前方看不到恐懼,就以為安全了。

的確,沒我們不熟悉的東西,我們很安全,但我們不能接觸到那個人,那個我們稱為背後的、黑暗的另一面的自己。「你在哪?可以說幾句悅人心房的說話,叫我慢慢認識你,不會再恐懼你、避開你好嗎?」「你都是不要出來,但讓我聽聽你的聲音,讓我知道你還在,在遠方有自己的生活,活得好,可以嗎?」「嗨,你還在嗎?」

遠方的迷宮似乎有一點動靜。

#為日常思緒留下筆記 #Stepasidehk
=====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vPUK9fDke7g/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