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倦靈魂病?

疲倦的感覺何時出現呢?

我不是談它何時再次出現,
它第一次出現是何時呢?

我似乎忘了是什麼時候,
但現在想起的,總是一種過荷的感覺。
是腦子的血液引擎熱得發燒,
把蒸氣倒向每一塊皺摺,
把我腦中堆疊的秘密搞混。
一種暈暈的,想著一點迷糊感,
於是又感受迷糊感的感覺。

聽過不少次,
少年人不明白老年人為何整天在想,
出了社會做事的小個子就總是說,
「你出來工作就明白了。」
自然而然,少年人出來做事後,
又真的明白了。

大家用那麼多年,談不上教懂你疲勞的感覺。
少年人一直叫老年人陪他去玩,
一直都不明白老年人的疲倦,
但一出社會,未到老年,少年人又真的懂了。

血液的引擎強推絲絲的蒸氣,流經血管。
強推九小時,到六點,
坐在辦公室,一站起,忽然發覺少了一半水份,
但剩下的一半水份還足夠叫腳走離公司的門口。
或者你的引擎馬力比較強,蒸發的水份再少一點。
腳用不光的水份,還足夠你的手推開公司的門吧。

遲走一、兩個小時的話,
血液的引擎會燃燒更多的水份。
是一份份的文件吸去水份?
或是我們把動力花在輸入鍵盤上的一個個字串?
變成螢幕的一個個光點,
把我們的眼球都搞得有點糢糊。

血液引擎的聲響,
自時針踏入十二點,就變得不再一樣。
引擎幾乎無東西可以推進,
變成了一陣陣喉啞的響聲,
催促我們入點燃料。

凌晨零時,
路邊除了會把引擎燒壞的酒精外,
還有什麼呢?
我們倒不要燒壞引擎,
換一個巴士,或的士的引擎,
把我們帶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

誰說到疲倦,
就總是說到身體的疲倦,
伴隨著腦海的迷糊,
說到腦海一種倦了的感覺,
驅動身體發響和渴求休息。

身體發響了幾遍,
呼叫身體需要休息;
呼叫引擎再響,都再推動不了;
呼叫若有人再要把引擎燃點,
燃點無水份的血管,把血管都燒起來,
那幾乎是不合常理了。
不只心發響,
口都要發出那種被燃點起來的吼叫。

喉啞的響聲,
但被裏頭燃點起來的血氣推一推,
叫響的聲音,隨迷糊的感覺此起彼落、輪流交替出現。
原來裏頭的聲音原來倒是不小。

「I am tired..」

「And even I am tired of ... ..(someone / something)」

裏頭的聲音換了一個調。
身體的疲倦,換成厭倦某樣東西。
樂調本來是輕輕的使用每個樂符,
配上喉啞的聲線把它震出來;
變換成一種聲線的疾呼,
把本來無聲無力的聲線拉緊,
聲線不顧一切,
對著那個人,或只是那個物品,
幾乎要拉斷自己都要叫出那個破音。

「I am tired of ... (someone / something)
And I say I am sick.」

把病叫出來?
還是把厭惡,把一種裏頭的噁心感叫出來?
噁心彷佛是拿了一枝木棍,
搞著腦海黏稠的漿糊,越搞越黏,越搞越稠。
迷糊的感覺把剩下的血液都減慢了一點,
血液帶著黏液幾乎把血管塞住,
但又無法被吐出去。

噁心的感覺流連不走,
把身旁的東西都黏住。
你要把它拆開,清洗一下?
花一天讓噁心離開,請一天病假。
Sick leave,清洗一下。

長時間的疲倦,是厭倦?是噁心?
是一種靈魂病?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kCrrUx7US04/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筆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