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稍稍歇息一下

每星期去教會,安息禮拜這個詞總會聽過。
甚至樂意去安慰別人的話,
要去這些場合的話,
總是不缺乏。

一次,是親友的離去。
雖然不太相熟,但未離世前去了醫院探望。
那時已經無法跟他溝通,
他重病插了喉,安了呼吸機,昏迷了。
探望的親友只能跟他祈禱,
跟沒有反應的他說幾聲鼓勵,
安慰一下他的家人。

對病患有點認識的,
就會在旁分享一下醫生的建議,
談幾句當時醫生可以做的事。
大約是醫生用上什麼手段,還有些機會。

這些時候,機會未必指痊瘉的機會。
重病在側,我理解只是把生命拉長一點的機會。
病人昏迷了,
生命拉長一點,
當刻我說不出有什麼意思,
甚至連想都想不到。
生命拉長了一點,但死亡依然很近。

在親友旁祈了禱,
跟他說了聲再見,
當晚他就離開了。
最後能清晰見他的面容就是探病那一夜。
之後瞻仰遺容。
化了妝,幾乎都認不出他。
一聲再見把死亡再拉近我一點。
卻把他拉離我們遠一點。

上教會,
面對周遭的事,
我對死亡最深印象是一節聖經金句:
活着的狗比死去的獅子更強。(傳道書九4下)

活着比死亡更好,
甚至面對死亡,狗都比獅子更強。
無法戰勝死亡的話,
談什麼,做什麼,都無法說得上。
我們無法發力,無法試圖挽回生命。
拿個說法,人是會 "自然死亡" 的。
人似乎自然而來,
自己都想不出自己何時有意識活於世上。

自然而活。
某個時候,年年月月渡過,
自然會面對死亡,自然會死亡。

死者已逝,
死亡似乎只是對活着的旁人有意思,
激起了眼淚。
眼淚是那麼自然,
是痛苦切身的淚。

經歷着生命的一部份被割捨。
當刻思念故人,
無法復原。
承受生命受傷,這種切身的痛。
死者已逝,
她再不用經歷痛楚,
但還活着的人,失去親友,會痛,會不明白。

生命中期待被安慰,
痛苦慢慢減少,
慢慢回復到正常生活。
只是眼眶的淚水未乾,要點時間。
稍息一下。


#思緒筆記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I8gQVrDcXzY/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