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魚與烏鴉

有一天,
一個農夫遊歷這個地方,
一頂草帽加上一個鋤頭,
遠遠都告訴著別人:
我是一個農夫。

走啊走,走啊走。
他在一個湖子旁邊找到了一個漁夫。
這個漁夫沒有戴上漁夫的帽子,
但從他家門前的稻草人看來,
這個外國來的農夫尋到一個知己。

漁夫輕輕拍著對方的肩膊,
詢問對方的名字。
農夫指著眼目可見的稻草人,
說,別人就叫他稻草人。
漁夫則指著手中的釣竿,
說,別人叫他釣竿。
於是,介紹了這兩個維生工具的名字後,
兩位就以稻草人和釣竿互相稱呼。

稻草人看到湖子和旁邊的稻草人,
不免感到好奇。
好奇心驅使他想了解釣竿的生活。

午飯時,
稻草人想知道釣竿多一點,
幾乎整餐飯都在詢問釣竿的生活。
吃著魚鰭的釣竿生怕哽骨,
只是吞吐了兩句:
飯後跟我來,我會讓你晚飯都吃得飽。

飯後,
釣竿拿了兩張櫈子,和他用慣的一枝釣竿,
就帶著稻草人在湖邊垂釣。

未有魚的時候,
釣竿談著他垂釣的日子,
說話就下肚了:

不要驚奇我為什麼不出海作個有大志的漁夫,
這是國家教導的方法,
找個湖子,用釣竿垂釣。
而我本來不是住在這個湖邊,
但國王派我來,我就來了。
國王的指示,
是把釣竿垂到這個湖上,
慢慢就會有收穫了。

釣竿探頭看了一下湖,
的確,這個湖子雖然深不見底,
游著遊著的魚卻不少。
垂竿後的銀勾一碰到湖面,
已經惹到四五條魚蜂擁而上。

能夠咬住銀鈎的,
卻只有一條。
這是一條鱗片呈銀白色,
肚子漲漲的大魚。
牠一咬下銀鈎,
釣竿就已經用牠純熟的拉竿手法回應。

一般垂釣那種把魚絲收收放放,
玩些欲擒故縱的手法已經用不著了。
那條大銀魚似是看不到誘餌,
只是積極回應著釣竿尋樂的欲望,
一躍而上渴望被擒。

但把牠拉上來之際,
一條比牠大很多的魚,
一條黑色的魚急勁躍出水面,
張口就咬下半條銀魚。

但見釣竿不慌不忙,
在黑魚沉下之際,
隨隨拉線,把餘下的半條銀魚取到手中。
一點都不驚訝。

釣魚隨著半條銀魚的魚獲結束了。

稻草人有點驚訝,
耕田也好,釣魚也好,
收獲不夠的話,
做,又有什麼意思呢?

釣竿匆匆解釋一番:

原本我也是這樣想,
就是預期會有一條,卻只收得半條。
但偶然一次,
手錶面反光一照到水面,
那條黑魚彈出來。
原來那條黑魚只是對光線敏感。
你以為它是朝著你的銀魚彈起來,
其實牠只是見到你勾著魚餌的銀勾,以及銀魚魚鱗的光線而已。

你倒可以試多幾次,
雖然每次只有半條魚,
但幾乎每次垂釣都會有收穫。
慢慢的,半條又半條,多而又多,
我都不怕沒魚穫了。

稻草人想了一會,
他舊日耕種的日子也有一隻友善的烏鴉,
每近有收穫之際,
都會來田裏張開烏鴉口吃兩口。
牠吞下的份量既吃不飽,
但會令田產少了一份。
世界之大,烏鴉和黑魚難道是認識的嗎?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5qG5f6nW6u8/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