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刷自己的過去》

葦文 Write Man 於 14/10/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那一夜,黑仔拿起油漆掃揮舞,他不是要展示畫功,而是要用單調乏味的漆油去淹沒自己的畫作,把過去繪畫的點滴都要抹去。

同學聚會上,校長隨意問了一句:「黑仔,我記得你以前美術好叻,依家做美術指導?」

黑仔尷尬回應:「我做過好多行業....依家做梗看更。」

校長似是意識到什麼,很快就把話題帶過。

黑仔畫功了得,對於影像甚至可以說是過目不忘,在一次協助警方調查失竊案時,瞬間就能繪畫出「賊眉賊眼」的疑犯,探員也不禁暗暗驚嘆高手在民間。

而很可惜,這些高手在很大部分情況下都是無用武之地。

同學聚會散席時,校長特意與黑仔握手,語重心長地說了一句「加油」。

如果說夢想可以單靠努力就能成功,這個說法或許太過天真。 單從繪畫疑犯容貌一事上,黑仔明顯並沒有放棄去練習,然而美術始終無法成為他的職業。

校長那一句加油,可能只是單純的一個提醒:儘管現實讓人怎樣失望,都千萬別要放棄自己。

黑仔與弟弟一家同住,弟弟打算移民而安排放售住所,地產經紀在屋內巡視片刻,毫不留情地批評黑仔的壁畫,「你要出售房子,就要考慮客人喜不喜歡,品味這麼古怪的繪畫,客人未必懂得欣賞。」

黑仔點點頭,也想不出反駁的理由:「我會盡快把牆壁清理好。」

雖然不捨,但現實從來都要求人去取捨。

壁畫的其中一部份,是侄兒所繪的圖案,黑仔歎息一聲,還是要狠下心腸地把它刷掉。

「大伯,為什麼你都要反對我修讀美術?」侄兒曾經這樣問。

黑仔淡然一笑,沒有正面回應:「聽父母的說話,還是選修實用的科目吧!」

沒有人知道何為實用,反正美術就是不怎麼「實用」。

而作為「過來人」的他, 作為一個「做過七十二行」的他,體會最深。

牆壁轉眼便粉刷成白,一切掃空,離開一個生活了十五年的家,黑仔明白到自己即使一把年紀,但所有事情都要由零開始……或者由零結束。


============================

Facebook 葦文 Write Man
https://m.facebook.com/writing.with.a.pen/


Fanpiece 葦文 Write Man
http://lifestyle.fanpiece.com/writingman/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