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派卷有感 - 夕筆語

今年的冬天總是教人感到冰冷,特別是今日,即使我走路走得汗流浹背,我的心卻冷得儼如墮入無盡冰窖中。

派試卷的日子經已來臨,在盈益著窒悶空氣的課室裡,我看見的是一個不毛之地,一個正刮著大風、寸草不生的荒漠。荒漠所刮的風帶著一張張不同科目的試卷:中文、數學、生物、物理……在空中徐徐飄揚,輕如羽毛般……驀然它們全都衝著我而來,來勢洶洶,我立即背風而行,想逃出這片人間地獄。

無奈,它們以時速一百公里的速度把我重重包圍著,那種勁,簡直可以媲美百米飛人——保特。就在那刻,生物卷不斷擦過我的身軀,不斷在我身上流下一條又一條的傷痕,利如刀割,頓時,一滴一滴鮮紅色的血液在我身上流出,接著是個血如泉湧的畫面。一陣陣的涼風從我背後吹來,使我全身發麻,因我實在痛得太厲害,我跪在地上,看著自己所流出的鮮紅色,流出的不止是紅血球、白血球、較大的血漿蛋白,還有我的愁思。

良久,我緩緩的撐起身體,正剛抬頭之際,我看見了眾中文卷——閱讀、聆聽、說話,說話卷以毫不留情面的話語沖擊我脆如蟬翼般的心靈,而在我正前方有一個名詞—5*,在牠身上散發出無比的耀眼金光,使我無法直視他,無助的我只能看到牠手上拿著閱讀卷和聆聽卷,卷上刻著「不嗚則已,一嗚驚人;不飛則已,一飛衝天」、「物競天擇, 適者生存」、「不進則退,怠矣。」等一切名言警句,牠並以如雷貫耳的聲音對我發出一連串的冷笑,笑聲至今仍我心坎中流淌著。

接著,到了數學卷,它傷得我最深、最痛,周邊約有三十多份試卷向我迎面而來,然後又是一輪猛烈的攻勢,而當中有一份數學卷與我面面相覷,27.5分映入眼簾,我能清晰的看見物主的名字,正是小弟,這實在令人難以確信,那試卷還狠狠地將我的肚皮撕破,肉色的大腸和小腸勻在肚皮裡鑽出頭來。
最後的是物理卷,它以平穩的聲線對我說出一條又一條物理公式和定理,這公式和定理猶如令美猴王變得身不如死的緊箍咒,使我的頭盧痛得裂開,我抱著頭,滾在地上,青綠色,黏糊糊的腦漿從裂縫中沖濤乘流而下。沒有了腦漿的腦袋只是個有皺褶而乾涸的半球體。我頓時甚麼也想不到,只能以這副哀毀骨立的殘軀如行屍般爬回家去……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