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而不同:抗爭運動的起跑線 - 夕筆語

莊子《南華經》:「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這次的佔領運動亦能如是觀。

抗爭行為是一把武士刀,的確可以有很大殺傷力,但也都是看使用的人冀望如何去使用它。須知一把武士刀也有刀鋒和刀背之分,在香港的雨傘運動之中,大多數香港人就選擇用刀背來抗爭,故此到目前為止,一只雞蛋都未碎過。然而總有人會以刀鋒與敵對峙,希望以眼還眼。但他們忘記了,忘記了其實不管是刀鋒抑或刀背,都是手握著同一把刀,一把名叫「香港」的刀。
在雨傘運動一直進行其間,筆者三度寫過關於這個主題的文章,同樣是叫香港人要團結才可得到勝利,但事已至今,筆者一直無改「對於佔領運動不存希望」的看法,因為現時的香港人根本不可能做到和而不同。現在的所謂「團結」全是來自於容杯葛自己人(賴不了對手便賴隊友,這早在《包容的理由與社運的素質》就說過將來必然會發展成的狀況)。何況參與人士的動機、想法、理念咸屬不同(故此筆者才一值提倡以個人名義參與,以減少不同團體間帶來的框架式衝突),筆者希望的是一場爭取民主普選的運動,但總有人希望是一場反警察、反藍絲帶、反抗政權的革命(戰線太多或過長,注定失敗,拿破崙就是一個例子)。

前晚有部分不肯承認自己真正身份的「高登網民」衝擊立法會,其間更使用工具打碎了立法會大樓的玻璃……

有一件事使到筆者感到疑惑,究竟是甚麼原因導致他們誤信傳言?高登仔不是很厲害的嗎?傳出消息的人身份現在能否確認?但只不過是未經證查的言論(即使於未來屬實,在這個timing行動也只是破壞整個operation的動向),經少數人煽動下,竟然有不少人草草相信並真的付諸行動。執輸行頭,慘過敗家。真不愧是香港人獨有的生活節奏,想不到在當年師奶「急性盲搶鹽」過後,竟然還能出現如斯情況,作為棋子,不論是紅黃藍白黑,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在整件事件當中,筆者最不齒的是參與份子自稱自己只是路過。這種說法正正是又要威,又要戴頭盔,雖然筆者本來就不認同學聯「彰顯法治精神」的理論,但衝擊份子這樣隱姓埋名的「執雞」,完全是侮辱了大部分參與者的努力,還說甚麼要爭取民主?(有人認出其中一人好像是熱血公民的人,不知消息是否屬實,消息來源也是來自其competitor:「謎米」的面書專頁,我本來也對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蕭若元完全無好感。)

參與份子在「完事後」拂袖離去,現在被人(建制派)批評的則是整個運動和所有參與者。筆者當然不會直說:「他們就像強姦犯一樣,興奮完便留下一絲不掛的受害人於現場,實在非人也……」,但他們這種有勇無謀的做法就是將自己的一時快樂(或只是愚昧)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

就在不久之前,筆者於網上看到一幅由「全民覺醒 緊握血傘」分享的圖片,是單方面擁護那群衝擊份子的,當中的內容也致使筆者不得不說多幾句。

首先,內裡提到「英雄造時勢」,原來他們已將整個公民運動自行定義為一種英雄行為。看來都是一群看《古惑仔》、《三五成群》看上腦而變得非常熱血的英雄主義者。不!他們也許是受到外國英雄電影而影響,認為自己就是香港的Avengers。抑或是認為自己天賦異稟,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有不得不完成的任務?無論如何,一個自願性質的公民運動被形容為英雄之舉,在這樣的一套標準下,難保遲些連做義工或逛街時在街上清理垃圾也可成為人民英雄(個人還是偏向欣賞本職是清潔行列的人)?

另外除了此圖片外,不斷有人用早前台灣太陽花運動、926衝公民廣場和此次事件作比較,並認為前晚衝擊份子受到群眾不對等的待遇,便以「926衝公民廣場是英雄」和「1118衝立法會是內鬼」來作出控訴。

然而,當中就出現了很大的誤導。他們是否內鬼,學蔡子強面對特首夫人指責時的回應:「公眾自有公論。」,畢竟香港還是一個想爭取民主的社會吧?但前者是否屬於英雄,筆者相信學聯成員都不會自認,明顯這是誤導公眾,欲動之以情的反襯字眼。

而對於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和今次事件,前者的確是有過衝擊行為,衝擊後則是作長期佔領;但前晚的「打破玻璃後徹退」算是一種甚麼對抗?推及動機,「打破玻璃」的行為會為他們或大眾帶來甚麼正面的影響?還是只是純粹一種發洩?套用黃子華《秋前算帳》的說法:這是立法會旅行團嗎?早機去晚機返?

要拿「926」和「1118」作比較,前者就是為求得到真正高潮而要求與北方「佳人」敦倫;後者就是長期禁欲太久,在途中按捺不住,又誤信謠言,click入了一個有病毒的色情網站來自瀆,其後也真的中了毒……

圖中述及:「佔領第50日…累了…寒冬將至…升級無期…抗爭完結…香港玩完…」。「寒冬將至」其實是一個藉口,他們是真的為佔領人士去設想嗎?還是看不起其他香港人所擁有的決心?爭取民主是一段馬拉松般的路程,不可能一蹴即就。假使香港人真的有決心,不論炎寒酷暑,這場運動都不應就此結束,不要將成敗一切歸於天,還要是天氣。這種形式的推論無疑是「滑坡謬誤」。

至於針對圖片下的附加描述:「昨天是雨傘革命第50日!寒冬將至,寒冷天氣對留守者來說將會是最難捱的時刻,所以我們要爭取時間將行動升級,抵抗暴政!爭取真普選!」跟據黃毓民早前在議會的論述,這個論證過程就是所謂的「理論魔術」(用正確或近乎正確的論據去推論出一個錯誤的結論)。而且跟據這種說法,這樣擅自替香港人做決定,跟先前學聯和泛民欲自把自為在金鐘獨立公投的行為有何分別?

再者,圖中還提及到的兩個運動的關聯位都是「衝」,並叫人別要忘記整個運動都是由香港人衝出來的。在這裡筆者也不得不讚大部分香港人的有勇有謀,於928當日勇於抗爭,但用於今次事件作比較,明顯又是一個含混的誤導。

前者是因為親眼看到不公義、不合理的情況而導致香港人義憤填膺。後者則是因為本身誤信傳言之餘,還做出無意義行為的衝,其所構成的原因和及後的結果皆盡不同,後者不僅是不能跟前者媲美,現在更是相形見絀。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圖片中,有一點是不能不提的:「分化抹黑的才是鬼!」,從他們自把自為的「為佔領人士設想」已看出他們在逕自心目中已分化了自己和佔領人士,為自己自備了「頒獎台階」,自定義了這次運動的階級分層。對於這點就似是被陳雲感染了其自命不凡、唯我獨尊的性格。

在邏輯方面,在這次爭取民主的佔領運動上,香港人的確是要共同進退、團結一致對抗同一個敵人,但為何他們認定留守人士歸順衝擊人士才是團結?假如衝擊人士歸順於留守人士不就都是團結嗎?況且他們說「分化抹黑的才是鬼」,那麼呼籲在現場的留守人士或其他香港人都要跟自己一樣去衝擊,豈不又是分化現在一方的團結?

最後同樣是分化的問題,記憶所及,當初是有人希望不要被某些團體或人士騎劫,才會有人呼籲在各地各自佔領,筆者亦因此叫人跟隨自己意志來行動,但現在他們又要香港人在同一個方向出發,還要是配合己方立場來行動,那麼其實他們是否想在目的層面上騎劫全部香港人的意願?其心可誅也。

在這兩年的六四晚會也不斷出現同樣的分化情況,不謀而合地都是同一種分化理由,同一種分化目的:不想對方一方獨大而呼籲巿民分散集會,其間叫人千萬不要到對方那兒,單看這種呼籲的動機和推測行動預期成效,最後想要的結果則只是自己一方的獨大。

黃子華於《唔黐線,唔正常》的尾場裡提及,香港人就是因為還愛香港,所以一只雞蛋都沒有碎過,而只要一只雞蛋被打碎,後果不堪設想。同樣的喻體,人民好比雞蛋,要一定的數量緊密排列才可承受一個極權的重量。在眾人都是在對等關係的基礎下,既然是要爭取民主,何不先遵從廣大民意?筆者確信,在佔運人士的主流聲音當中,仍是趨向堅持那種長期抗爭方式,不然也試試一次真正全民公投,你們不是希望普選性質涉及全民公投嗎?看看香港主流意願吧!

毀壞一面玻璃事小,毀壞了香港人的努力,讓大眾失去了鬥心事大。自然界任何生物都不會做出破壞自己生活環境的行為,除了人類。現在因為這群人的出現,社會分化層面變得像臭氧層一樣,破口愈大,人類的生存機率則愈來愈微,到時候只會自取滅亡。難道我們最後真的要等外國……不!外星勢力打救嗎?

總括而言,還是筆者以往所說的,要香港成為一個民主地方,香港人需要「內外抗爭」。千萬別要誤解筆者的意思為某部分人「除外敵;排異己」的民主獨裁思想,筆者還是希望香港人在外邊爭取完善的民主制度外,同時也要從內在尋求一個民主性質的融和心態。

——「和而不同」,將會是香港人在未來爭取真民主路的第一大課題。勿忘初衷,勿忘人禽之別。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