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了的獅子山精神 - 夕筆語

有時候,過度的優越感會容易暴露出自己無知、脆弱的一面。

大約在一星期前,筆者看了一則新聞,講及德國駐港總領事希望香港人能改善英語能力。或許是有點不忿,有不少香港人反駁叫他們也學好廣東話看看。

其實,基於國際地位之類的關係,德國人沒需要學好廣東話,理由就如香港人不會被要求學好非洲話一樣。這暫且不提,筆者想說的是待人與待己態度問題。

撇除經濟學的角度,不論是present value抑或future value,要提升自身價值的方法主要有兩種:一是努自我增值,就像獅子山精神一樣;一是貶低別人,抬高自己。而現今的香港人多是後者。

在社交給網絡上,一個名為「全民勇武 緊握護盾」的Facebook專頁分享了一幅圖片。圖片客觀來看,就是講述香港人與中國人身份和待遇的分別,主觀看就是貶低大陸人,由此想想可見他們擁有對於自己身為香港人的偌大優越感,這並非問題。問題是當中被放大的英文句子:「I’m come from HK.」

以上明顯地有Grammar mistake,有很多人也指出了這個錯處,有錯能改者,未為晚也。但當中留言卻有不少人叫我們別在意、別執著、聽得懂便算……這類回覆是否有點déjà vu的感覺?明知有錯而不改,不就跟政府叫香港人包容大陸人一樣麼?

說回本文最初的新聞,「香港人英語水平正在下降」是客觀性層面的事實,過往不乏研究報告來證明。一個小城巿被別的國家批評,同為香港人固然會感到不忿氣,但在感性洩憤的同時,我們也是否應該要存有理性去自省被批評的原因?

假如我們今日再不正視自己的毛病,他日必將更難改善。「I know nothing except the fact of my ignorance. 」蘇格拉底說的不是要人貶低自己,是要人永遠擁有向上的慾望,才有進步的空間。筆者對此深表認同,剩下的問題只是「香港人會決定自己擁有多少容量去提升自己?」So, be water my friend.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