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儒 - 夕筆語

這個世界對我來說實在太黑暗,或許是我這種不知是先天還是後天的悲觀。

容我婉轉地說,近來我對女生的好感度開始漸降,畢竟有許多東西是真實地虛假,從外從內看亦然。

而一次一次的被取與捨,亦令我沒法再相信友情,也許只是一兩次,也許只是一樁小事,傷口不深卻久久未能癒合。我開始感覺到那種自己再也感覺不到朋友存在的感覺。

就我個人而言,我不會認為情是可以長存,一段長存的情底下究竟由多少段過往的情鋪疊?我不清楚,卻肯定由過往情所產生的恨比現在的情,未來的情還要多。

我深信事物的相對論,現階段的情不會是永久,亦不會期待來臨,有永久的情便有永久的失去,我不會樂觀得想是曾經擁有,而是曾經失去,現在的我在等,等待失去的一日,失去的一日在我眼中已經不遠,很近……既來之則安之,不再追尋。

這篇文章我刻意寫得婉轉些,故用長句,叫需要看的人看懂,也特意灌入多重意思,故有單字存在,目的是為了只讓你看出你眼中的那個我,而不是我。

看得出我而不是我也不重要,雖然不是我,反正都是我。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