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絕望,是你嗎?)

曾經經歷過沒有情緒的時候,一段時間悲傷過度,到了眼淚都流不出,情緒麻木了。情緒麻木的時候,我呼求我的神,但我看不到我的神。

祂幾乎沒有回應我,換句說話會好一點,亦真實一點,我看不到神。情緒麻木了大約半年,無法表達情緒,沒有外顯的情緒,沒有眼淚,亦無法多說話。當你跟每個星期都相處的弟兄姊妹在一起的時候,無法在說話之間,用說話延續話題。幾近絕望地把話題都終結了,用上很短的說話。別人沒有問我的情況時,就把我評價為「你不太分享自己」。大家理解這句說話,或許用上不同的角度。從我理解,或者真實一點去理解,的確我不太分享自己,但原因是,我當刻的確沒能力分享自己。一個人最軟弱的時候,甚至不能說話的時候,你問他發生甚麼事,他無法答,只能搖頭。別人理解「你不太分享自己」,會用一個角度,是你主動選擇不去分享自己。

無法在言談間,或者在你的情緒意會到事情的始末,大家只能隨從自己的判斷。

但自私一點說,失去了分享的能力,當刻已經無法顧慮別人的反應。生出誤解,都絕望於誤解的發生,曾經的我無法再用說話去解釋甚麼,或再去處理甚麼事。

我曾經禱告神除去我的惡,將自己這種不足,失去能力,看成一種惡、一種罪,持續按着這樣的想法去禱告。自己當刻無法把任何原因連結到別人身上,無法同理到別人的感受。只能把自己的不足看成一種惡。甚至把一些負面情緒看成這種惡的刑罰,在禱告中求神赦免。這一段時間持續了很久,但一直的認罪,卻自己不赦免自己,就把自己留在這種自我刑罰當中。

到了甚麼時候能走出來?我只記得,當時我依舊看不到神,依舊無法感受到自己的情緒,感受到別人的感受,不能說太多話,我絕望於我眼目見到的事情。這基本是我當時每日唯一的感受。我無法笑,但偶而一次機會,當見到別人的微笑,似乎能明白甚麼,就以微笑去接受這份善意。但我仍持續了一段時間感覺麻木的時間。

復原的過程,就只是學習享受經歷的事。學習享受吃每一餐飯,感受飯菜的味道,飽肚的感覺。學習看每一段風景,甚或挑一點風景美好的畫面,就這樣嘗試挑動自己的感覺。花了一段長時間,當已經絕望夠的時候,決定選擇做多點事。因為絕望的感覺很重,既然絕望,想必做多一點事都無法脫離絕望的感覺,選擇做點事都不太相干,對嗎?僅僅是一個無望的選擇,一個毫不理性的選擇,就開始找點事辦。有時甚至想,究竟我這樣做,是不是單單為了摧毀我自己?

復原的過程很長,幾乎到今日都在復原。不是因為經常回想,以致難以復原,只是因為我在這段時間失去了自己的一部份,僅在絕望當中游溺。我需要重新尋找自己,自己喜好甚麼,會做甚麼。甚至需要留意所有在自己腦海的想法,重新認識一個破碎後的自己。

感謝神,因為一段時間我無法用自己的心思構建自己,我感覺很迷茫。我開始經歷神,真實認識神。坦白認真去面對自己對神的感覺感受,我會說:「祂是一個遙遠的神。」每一日我的祈禱,我用心說出我的禱文,但我無法聽到有聲無聲的回應。因着我迷茫的感覺,我無法去詮釋身邊事情的意思,我似是經歷了一些事情,但卻沒有意思。我每一晚睡着,第二天醒來,就重重覆覆着這種生活。我尋索神,但神真實的回應我,用祂一直不變的距離,叫我感受祂。問題是,為何不直接相信祂不存在?

我不能不相信祂,因為祂同時都是與我親密的神。親密的意思,不是每天跟你說話談心的親密,而是我的生活由祂構成,那種沒有祂,無法生存的親密感。我為何有思想,為何第二天都可以生活,為何我感受這麼遠,但我依舊求問祂?我無法提出一個絕望的原因,去明白為何總有明日,除了神這個原因。即使我無法說話之時,無法去明白生活中的細節有甚麼意思,我依舊能經歷到這些事。因為絕望於事,我只有無法絕望的神。

恩典在這個情況,坦白說,我享受我每一天的生活,享受祂每一天的賜予,若是能行,我可以偶而明白一下身邊的事的意思,這些本來不是從我而出的東西,我都感受到被賜予,是不靠己力的恩典。

作為一個真實的基督徒,坦白說,我沒那麼幸運可以見過神蹟,我只能被我所認識的事所改變。我認識祂的創造,認識祂的接納。而因着祂接納人用信心回應,我用信心學習回應祂。

#為日常思緒留下筆記 #Stepasidehk
=====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NmPpz1jA_JE
延伸閲讀:
訴說 / 發洩情緒
《繼續吹》某日某月 - 湯怡同大地雞同鴨講!?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