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184
精選
86
推薦
9
訂閱人數
5
人氣排名
於 4 小時前發表

看一個旅館的清潔工,會得到什麼? 會是一種微歧視的理解?清潔工只是一種卑微的職業,用上勞力處理旅館客人留下的現場?形容是一種卑微的職業,不是清潔工在眾多工作中被貶視,而是我們不自覺的,和清潔工跟...

於 28/09/2020 發表

有寫作習慣,才有沒有寫作的時候。 我估計,這句感想只有有寫作經驗的作者才能切身感受。我不是說,謹作為一個讀者不能理解這種感受,絕對不是。但有寫作習慣後,當你停下,或重新開始,每一次都是一種里程碑...

於 12/09/2020 發表

我必須用「假如」這個詞,才可以寫下去。否則,我們會把充滿疫情的今日當作末日,只是延續末日的終末感。但是,末日就無法如它的詞義「最後一日」真實地呈現下去。我們以為末日是最後一日,但結果我們把末日放到今日...

於 04/09/2020 發表

在地球末日的前一日,世界只剩下一個人類,以及一堆動物。他們在森林的正中心,一遍被樹木圍繞的空曠草地,正在開始地球史上最後一場公開對話,之後他們就會各散東西,迎接地球末日。 一隻水瀨率先發起講話:...

於 30/08/2020 發表

農夫和蘋果樹之間的關係, 總是撲朔迷離。 你能說他們不是朋友?倒不能。 他們經過幾年的時間, 農夫每逢憊倦的時候,坐在樹底, 就跟蘋果樹說三道四。 但說三道四,其實都只是果園裏, 說說太陽、雨水...

於 15/08/2020 發表

在一個陰暗的地牢下面, 有一個像禮堂的大地方。 這個禮堂兩側有兩條溝渠, 天花板掛著一條條縱橫交錯的水管。 細心點看,這些水管伸到禮堂的角落, 就離開這個地牢,通往外面的世界。 禮堂沒有什麼光,...

於 08/08/2020 發表

漁船上面,有一個師傅和學徒。 很自然你會稱他們為漁夫和漁夫的學徒。 那個小學徒年紀不是很大, 就是帶點稚氣, 但很多東西他很虛心跟他的師傅學習。 然而海上的學習, 不是那種師傅拋兩本書出來,你...

於 04/08/2020 發表

「我與其再問你一個問題, 倒不如給你一個直接的答案。」 農夫回答投機的漁夫。 「沒有,神沒有從田裏給我生出魚來, 但他給我的田生出各樣的田產, 是菜,是蘿蔔,是水果。 或許你不用這些東西,都可以...

於 01/08/2020 發表

你無法想像, 在皇宮外走過的人無不痛心, 就只能睜大眼睛看著這一切。 故事由皇宮裏頭換了新的國王開始說起。 這位國王自小被教導,要成為一個勤政愛民的人。 至少在他未成為國王的繼任人之前, 他被教...

於 29/07/2020 發表

一間磚頭小屋裏, 是一個場景,一個類似博物館的場景。 說它是一個博物館的場景, 因為每一個進入這間小屋的人, 都會感覺自己正在觀賞一個場景。 甚至抽離到一個地步, 他好像不存在於這間小屋裏面。 ...

於 25/07/2020 發表

烏鴉之間,有著他們群體裏頭的秘密。 這個秘密在森林裏頭避之不宣, 但烏鴉成年後都知道這個秘密在哪裏。 是他們的天性? 或是存在於他們血液內的秘密, 到了時候就會突然衝到烏鴉的眼睛? 我們不會知道,...

於 16/07/2020 發表

傳說, 地面人偶而會看到從地底飄起幾個靈魂。 那些靈體是因為他們向上帝祈禱, 想取回自己的靈魂,得以離開地底。 所以,自此之後,那些未從地底上來的人, 就被地面的人們稱為「地底人」。 有一個很有...

於 14/07/2020 發表

嗒嗒的腳步聲,漸漸變得大聲。 但無聲的霧,緩緩舖滿在空氣中。 是一幅幅水氣的幔子,掛在聲音之上。 隨著聲音的動向,幔子飄舞著。 腳步的背景聲,是節拍的聲音, 把空氣中所有飄動的東西, 即使是微塵...

於 09/07/2020 發表

棋盤上, 那隻頂面貼了「兵」字樣的棋子問了一個問題。 但帥說:「你們行好,收拾一下場面。」 只見有另一隻兵,在河的對面露了一下身形。 慢慢到場面乾淨時, 棋盤外已經坐好一排蝦兵蟹將, 都是對面戰...

於 04/07/2020 發表

帶著武器的農夫,從家來到城門口。 殊不知,城牆邊的守衞都有武器。 當農夫的武器接近城牆, 守衞的武器就震得嘶嘶作響, 彷似武器之間嘶叫,對外來的武器作出抗議。 刀鋒斜對兩邊。 那種氣場,刀鋒上不...

< 1 2 3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