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樹

農夫和蘋果樹之間的關係,
總是撲朔迷離。
你能說他們不是朋友?倒不能。
他們經過幾年的時間,
農夫每逢憊倦的時候,坐在樹底,
就跟蘋果樹說三道四。
但說三道四,其實都只是果園裏,
說說太陽、雨水、每天日常的耕種,
這些農夫習以為常的東西。
說來話長,農夫每逢說起這些事情,
其實不怎麼辛苦,說句習慣了,天天又如常過日子。

你可以說,別的農夫都一樣,
這個農夫沒什麼特別。
的確是,真的沒什麼特別。
你說一般的農夫是這樣做,
他倒又去學做一般的農夫,
自然就成一個一般的農夫。
但蘋果樹聽來,一切都是不可思議。

不可思議的是,
蘋果樹沒有手腳,蘋果都沒有手腳。
你若果從同性相吸的法則去看,
農夫和蘋果樹成為朋友就已經很不可思議。

「厲害了。」蘋果樹心想。
這個農夫天天在他面前跑來跑去,
拿著一枝枝的東西往地上打,
又將一桶桶的水和肥料往地上淋。
蘋果只是好奇,好奇一些他沒有擁有的觸覺是怎樣。
畢竟他的根不能動彈,用上旁人假定農夫很辛勞的想法,
蘋果樹肯定理解不到辛勞的意思。

故事從靜默中推進,
但又隨著蘋果樹的想法變得有趣起來。

蘋果樹只是光著眼,望著農夫。
眼前有陽光和農夫。
陽光由東面轉到西面,
而農夫走得比陽光更快。
農夫走了幾個轉,不是來回地走,
倒是東走一下,西走一下,南北又偶而走上一下。
農田裏只有農夫走得最快,田野旁的蒲公英飄舞著,
好似一直為農夫打氣。
整場在日光下的辛勞,令蘋果樹覺得目不瑕給。

於是蘋果樹心中以為,
一切在農田裏的辛勞,
就意味著一種目不瑕給的新奇感。
即使田野旁的溪水,歌唱著農夫的頌歌,
倒是把辛勞更高歌成一種表演,更顯眩目。

田野間沒有一絲的憂愁或抱怨,
日光下反照這一切,是如此的美好、和諧。
這似是一種大自然的樂曲,用人聽不出的音階演奏著。
很自然,農夫都聽不到,
只是聽到絲絲的風聲,直至他累透,
帶著一個鋤頭倒在蘋果樹底下,依偎著他這位好友,
用汗水滋潤著蘋果樹。
風吹草動,一切來得自然而然,
農夫舉手就把蘋果樹眼角見不到的果子摘了下來。
蘋果樹只是感到一陣爽快,
或許可以叫做針刺的痛感。
一刻的感覺後,他張眼望向農夫。
又望向一個紅紅的果實,
又冒起一陣陣熟悉的好奇感。

農夫和蘋果樹都沒有想到,
只有他們這種朋友才有這種好奇、痛感和辛勞交織的友誼。
田間的風聲、河流的讚歌都探不進這樣的撲塑迷離。

#Stepasidehk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CNpYALGZhMo/

旁記:
能夠寫的東西很多,但有點忙,總是提不起筆。
有時候意緒來了,沒寫下,就走了。
但寫一寫又回來了。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