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尼微

「我與其再問你一個問題,
倒不如給你一個直接的答案。」
農夫回答投機的漁夫。

「沒有,神沒有從田裏給我生出魚來,
但他給我的田生出各樣的田產,
是菜,是蘿蔔,是水果。
或許你不用這些東西,都可以養活自己。
甚或你吃掉這些東西時,
腸胃會頂不住,把這一切吐出來。
但神投下了種子,我來到這塊田後,為神感恩,
田就生出一切的果蔬來養活我。」

漁夫聽不明白農夫的說話。
再一次問相同的問題。
農夫感到很疑惑。
疑惑的不是重覆一次答案很難。
而是他估計,他重覆一次答案的話,
漁夫會否又重覆相同的問題一次。

農夫的疑惑,
不在於他聽不聽懂漁夫的問題,
亦不是不知道問題的答案。
他把一切聽到心內,
跟他種的菜一樣根深深紥在泥土中。
他很清楚這個對答的走向。
但疑惑的,他不明白為何又要重覆相同的對話。
不過,他再次用相同的答案回覆漁夫。

漁夫的耳聽到相同的答案,
耳很癢,似乎漁夫的耳朵跟他的心一樣,
有點心癢難耐的感覺,
就是很難說得出來的那種。
他的手不自覺地去抓他的耳,
口又不自覺繼續問:
「你有沒有釣過大魚?
就是向海拋下魚餌,神就會賞賜你的大魚?」

農夫眼見漁夫的耳朵已經抓到流血。
但漁夫彷似感覺不到痛楚,
只是繼續心癢難耐,抓他的耳朵。
血都已經滲到他的指甲縫裏,
但他沒有停下來。

農夫此時就把手頭的種子,
拋向河邊,有一條大魚躍起,張口就把這粒種子吞下去。
魚彎身沉向河底,影蹤就從水面消失了。

漁夫見農夫的種子似乎很了得,
就把他一直用慣的魚餌拋向河裏,
但今次魚就不再上來了,
連影子都不見了,只有流水聲回應著。

今次,漁夫終於問了第二個問題:「為何呢?」

農夫對漁夫說:
「傳說海的聲音會令人失去方向。
但河的流水會喚醒人心。
既然你從海裏來,
在你之前都有一個漁夫來,他叫做約拿,
這裏是尼尼微,你聽過嗎?」

漁夫大驚,他知道約拿,亦知道尼尼微這個地方。
但約拿離開他的家鄉後,漁夫再沒有見過約拿,
只知道約拿向著大海衝去,
逃離海浪對耳朵不斷的拍打聲,終於釣到大魚,
但他再沒有回到約帕的漁港。
約拿被當成一個神話,一個用魚餌釣到大魚的神話。

農夫沒有被漁夫的驚惶感染,
他知道約拿的故事:
「你知道嗎?約拿出海,他結果成為神的魚餌,被大魚吞掉。
到他上岸之後,他傳說他所聽到的事,一切都改變了。
甚至他最後成為了我們當中第一個的農夫,
他埋怨過蓖麻,但播下這裏第一粒的種子。」

漁夫不信,
他心中偉大的漁夫竟成為一個農夫,
一個被大魚吞掉,
一個不會從田中釣出大魚的農夫。
此刻,他終於感到他的耳朵的痛。
他痛,是他的心癢終於停下,但變成耳朵的傷口痕癢不止。
耳朵渴求聽約拿成為一個英雄的故事?
耳朵沒有聽到大魚吃下魚餌的聲音?
還是,只是耳朵渴求聽到大海的白頭浪聲?
耳朵沒有回答,只是狠心地不斷向漁夫投訴著,它需要神話。

最後,
農夫回到他的田,漁夫投身大海去。
此後,尼尼微周邊的海岸傳說著:
「尼尼微不會釣到大魚。」
但亦有小部份的人會說:
「魚餌不會釣到尼尼微的故事。」

#Stepasidehk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wXt0DiISf38/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故事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