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放映室

說到天堂,有一個角落,
不為人知,很少人出現在這個位處角落的房間。
連天使,都只能在出神時才有機會現身房間內。
天使稍微花點精神在天上飛的話,
腳步不可能踏入房間裏的。

故事發生在一個天使出神的時候。
他望著天上穹蒼的風景,被七彩幻化的光芒迷住。
雲層上的光線比較慢,
天使看著一絲一絲光線流動著,
向著不同的方向散開,跟他背上的羽毛相似。
一切都很美麗。

在天上拍打的翅膀不禁被一陣陣的光芒搞亂了節奏,
天使只好慢慢降落到腳能踏到的地方。
降落的時候,正好朝著門的底部輕輕碰了一下,
門開了。

裏頭是一間沒什麼光的房間,
但關上門,感覺卻越來越光。
跟外面緩慢流動的光線不同,
這間房子的光有一種脈搏。
脈博的意思,不是它每秒會閃一下。
反而是這裏的光閃動,沒有什麼規律,
但你會感受到一種富生命力、有意思的光訊號。
像是一堆密碼,但是用光去傳遞。

只見屋子有一堆方框並排,
幾個一行,又上下堆疊成幾行。
每個方框裏,都有不同的畫面,
每秒晃動,又不停轉換畫面。
天使未曾見過這樣的東西。
在天堂裏,天使只見過一幅一幅的畫像在走廊兩旁掛起來。
一幅幅的畫像被方框框住,
不會好像眼前的方框般不停改變。

細心留意,
眼前每個方框的風景都不同。
裏頭的場景、人物不同,
連貫起來就出現一個個故事。
但天使很好奇。
裏頭的人物,說上來好像跟天堂一樣,
他們的背部卻沒有一對對的翅膀。
他們穿的衣服把背部蓋住。
衣服把前面和後面都蓋住,
要分前後的話,只能看人的樣子,
以及衣服前面給人看的圖案。

天使很好奇,
於是他向坐在方框前的一個天使搭話:
「為何他們沒有翅膀呢?」
眼前的天使回了一句:
「你看我的翅膀都不太大,但我都是天使吧。」
轉個頭就用手指一指他背部的小翅膀。

房間裏的天使翅膀比一般的小,
就只覺好像用來裝飾,
都不太能飛得起。
但是翅膀輕輕晃動幾下,又不缺生命力。

「他們是誰呢?我好像未曾在天堂見過他們。」

「他們都是在天父創造的世界裏。
想你是第一次進來這間房間,
平日只在雲上飛,沒見過他們,倒不太出奇吧。」

「他們沒有翅膀,是天使嗎?」

「是的,不就跟你一樣嗎?
這些方框,其實都只是記錄天父世界的每一刻。
你看,這個是你經常流連的走廊吧。」
房間裏的天使用手指指一指右上方的一個方格。

「我不明白,天父創造這些沒有翅膀的東西。
那麼他們不是天使吧。用雜書裏的形容詞,他們只不過是凡人。
是天使的話,幹嘛要蓋住他們的背部,
不露出天使才有的翅膀呢?
你看,他們見不到穹蒼的光芒,
用兩隻腳在骯髒的石頭上行走。
天使不是這樣吧?
若果他們是天使,我是什麼?」

一說完,天使就想拿手蓋住這些方框。
但每個方框都在閃著,畫面不停轉換,
天使遮不到那麼多。

「我不知道,只是天父叫我坐在這裏,
就跟我說這些都是天使。」

「那麼,拿點東西修飾一下吧。」

天使走出房間,
在房間外拿了一堆雲,用手握了幾下,
就把雲朵搓成翅膀的形狀,
蓋到方框上的一個個畫面上面。

「沒用的,這個以前都有天使試過了。
你見到畫面有一個個的小印嗎?」

天使見到畫面上,的確有些小印,
都是翅膀的外形。
隔了一會,他蓋上畫面的雲朵慢慢消失,
化成水氣上升到房間的天花,
又在畫面上留了一個個的小水印,
感覺比之前的水印更突兀。

「其實,天父跟我說過,
你會在今日這個時候進這個房間,
都差不多是這個時候要走了。」

天使很失望,走出房間,順手把門關了起來。
稍一大力,用銀做的門牌從門上掉了下來。
天使彎腰去拾起掉在地上的門牌,
見到門牌上刻了「天堂的放映室」幾個字。

天使這刻掉下淚水。
哭的原因,不是他要離開放映室,
而是他從門牌的鏡面,
已經看不見他本來有的翅膀了。
本來翅膀從背後伸出來的地方,只留下兩個傷疤。

天使很迷茫。
他現在仍然是天使嗎?這是天父世界?
房間裏傳來歌聲,唱著一首天父從小教他唱的童謠:
這是天父世界。
#Stepasidehk
===== ===== ===== =====
FB: @stepasidehk
IG: stepasidehk
Medium: https://medium.com/@stepasidehk
Fanpiece: 不連貫,Step aside (品味生活)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kSY5T6js2KE/
https://unsplash.com/photos/JfknhSgANFQ/
https://unsplash.com/photos/rfEMsSggimc/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筆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