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要領

漁船上面,有一個師傅和學徒。
很自然你會稱他們為漁夫和漁夫的學徒。

那個小學徒年紀不是很大,
就是帶點稚氣,
但很多東西他很虛心跟他的師傅學習。

然而海上的學習,
不是那種師傅拋兩本書出來,你看過後就能略曉一二的東西。
亦不是那種師傅做一下繩結,你搬字過紙的重覆一次就學到的事情。
帶有經驗的漁夫,知道海洋變化莫測。
硬搬一套理論,或硬塞一堆「必須要做」的工作給學徒的話,
只能教導漁夫在近海捕魚,卻無法見識真正的大海。
虛心的小學徒很多時只是模仿師傅的做法,
但卻不得要領。

「師傅,師傅,今日會出海嗎?」

師傅忙著整理船帆,沒有理會小學徒的問題。
小學徒走近師傅,又再問一次:
「師傅,師傅,今日會出海嗎?」

師傅搖一搖頭,繼續整理船帆和其上的繩結。

小學徒見師傅忙著,沒花時間理他,他就走到船尾,
檢查一下船身有沒有問題。
只是,他剛走到船尾,就見到平時管閒事的碼頭管理員。
「今天又不出海,給點信心吧。大海的魚等著你們。」

小學徒不屑這位大叔的說法,回了句:
「大海的事,我們懂得比你多。」

大叔見對話很難繼續下去,
轉身就去巡視碼頭的其他位置。

小學徒不明白,
為何天晴爛漫,但師傅毫不在意今日是否出海。
更難受的是,其他漁船都已經出海,
但他和師傅的船就只停在碼頭。
他不明白,就只能再去問師傅。
師傅不讓他開船的話,恐怕全日都要在碼頭邊渡過。

過了大半日,將近黃昏的時候,
碼頭其他漁船都已經回岸,
帶著滿滿的漁獲興高采烈,
準備晚上到酒吧慶祝時,
小學徒感到很不是味兒。
但這個時候,只見師傅完成了手頭的工作,
走上岸,簡單吩咐一句:
「明天早點到。」

小學徒見夕陽黃昏,難免帶點失望離去。

小學徒回到家,上了床,
失望的心情依舊帶到睡床上面,
只欠未把這種心情帶進夢境。
他轉輾反側,一方面回想全日沒有任何漁獲,
但另一方面,他卻憧憬師傅明日帶他出海,
一洗今日沒有收獲的情況。

到了第二日,小學徒很早到了碼頭。
跟其他漁船不同,他和師傅很早出了海,
直到深夜才起帆回航。
回到碼頭,師傅走上岸的時候,
又簡單吩咐一句:「明天早點到。」

小學徒想起昨日的情況,
又感到很不是味兒。
他沒有數算過全部漁穫有多少,
只是中午左右,
師傅叫他把半日的魚獲放到船倉。
他無法感到滿足,只是在整日的工作中感到重量。
他突然彈出一句,問師傅:「明日早點到,就可以有好的收獲嗎?」

師傅:「肯定不會吧。但明天我們或許可以去打魚,又或許只是整天搬搬抬抬,另或只是修理一下漁船。但你不擺脫你肩上的重量的話,恐怕你明天應該都到不了。」

小學徒此時才發覺,他一放下肩上的魚獲,
肩頭已經再抬不起了。
他感到快樂,但是身體又告訴他痛楚沒有消失;
他感到痛楚,但眼見原來漁獲甚豐,卻又不能滿臉不快的回家。
他的心頭無法理清,這些是重量,是痛楚,或是收穫呢?
他的感覺裏面,依然不得要領。

#Stepasidehk
===== ===== ===== =====
Photo Credit:
https://unsplash.com/photos/322Tg-DtCq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Stepasidehk  信仰  思緒  故事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