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治雲】其實乜嘢先至係真實而恆久嘅呢?

4media life 於 26/02/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係睇更多精彩內容之前,不妨follow我們專欄的fanspage呀!
「4 media life」Facebook page
===================================================================
我自小就是曼聯球迷。曼聯是英國以至世界上其中一隊最強的球隊——在2013之前。對足球稍為有認識的朋友都會知道,這兩三年曼聯不但從歐洲的巔峰滑落,在英格蘭亦跌出強隊之列。看著自己心愛的球隊成績下跌,那種感覺固然不好受,但更令人傷感的莫過於是看著它的改變。
以往曼聯以熱血、鬥志聞名,往往奮鬥至比賽最後一刻,反勝的紀錄更多不勝數。而隨著傳奇領隊費格遜和昔日功臣一一離開,這隊球隊的表現不再生龍活虎。以住的熱血沸騰、長傳急攻,變成了今天的慢條斯理,橫傳再橫傳。我不是一個勝利球迷,不是因為勝利而盲目追捧曼聯,而是希望能從比賽中看見這支球隊發揮它的精神面貌,有所表現。贏輸固然重要,但卻只是次要。然而,某天看著曼聯的比賽,我忽然想,到底這支球隊是否仍是我所支持的球隊?這個問題令我想起「忒修斯之船」。

忒修斯是希臘神話故事的一個國王。他在殺死半人半牛怪物米諾陶洛斯回航時所乘搭的船,被雅典人保留下來作為紀念。這艘船的木板會不時因維修而被更換,例如當木板腐朽,便會被新的木板取代。久而久之,可以想像忒修斯之船的木板最終會全部被更換,到了那個時候,這艘船還是原本的船嗎?如果是,它在甚麼意義上與原本的船相同?如果不是,它又是從何時開始改變?「忒修斯之船」是一個思想實驗,即是藉討論一些假設例子,歸納出我們對這些例子背後問題的思考。

由出生開始,我們每個人都是一艘忒修斯之船,在成長的航程當中迷途。或者我們在某個晚上,夜闌人靜時,看著鏡子,我們會忽然認不出自己。在眉間、在眼神間,看著那個人,竟帶點陌生、帶點恐懼。那刻的我,或許會意識到,我已非以往熟悉的我。
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說︰「人不能踏入同一條河流兩次」(You could not step twice into the same river),因為無論這條河抑或這個人都已經不同了

望住天空,我常有一種很強烈的無力感。與十幾歲的我相比,我仍舊是看著那片相同的天空。而現在這片天空,卻已非那時我看著的那片天空。我亦非那時的我。知否世事常變,變幻才是永恆。或者,所謂的本質只是為了滿足我們主觀的期望。人生就像一場沒有終點的聯賽,唯有如此,我們才有勇氣和動力面對一個又一個的挑戰。

//或者我應該就咁保存住呢一份渴望、希冀
俾我相信世上有一幸福,垂手可得
又永遠喺掌握之外//

//一切眼淚、思憶,都係徒然//
===================================================================
作者簡介:
我是公治雲,不愛生根,最害怕誓盟。看我的文章,最好在晚上。

想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記得follow我們專欄啦!
「4 media life」Facebook page

(圖片取自網上,僅供參考)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忒修斯  希臘神話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