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赤》:鏡花水月



【下集大結局喇!】

相比起上一次,今晚在曉晴家中吃的一頓飯,顯得特別冷清。瓊姨住院,曉晴又表現得比以前生疏得多。整頓飯,我都如坐針氈,自覺是一個不受歡迎的客人,不知恥地硬留下來要主人家招待。我心裡盤算趕快吃光桌上的飯菜,就立刻告辭。

「你想要去外面喝一杯嗎?我補補妝,馬上可以出門。」曉晴伸手搭著我的手背。我跟女性相處經驗不多,不了解是否每個女人都如此善變。曉晴一時對我冷言冷語,一時又熱情地邀請我跟她飯後暢談,我完全無所適從。

我在沙發上仔細地看著曉晴鏡中的臉。她正坐在梳妝台前面,對鏡整理儀容,並用化妝品在臉上輕掃幾下,以手指塗抹。

其實不需要再補什麼妝,曉晴今晚也十分明艷動人。以前她打扮樸素,我一直沒有發現原來她的五官相當精緻,加上濃黑的眼線,為她深邃的眼晴再添幾分神采。配搭顏色鮮艷的背心長裙,曉晴就是個標準的美人兒。


目光順著曉晴肩膊和纖細腰肢的線條,來到她背後飯桌的倒影。我隱約看到碗碟好像有些微晃動,立刻回頭注視,但飯桌除了一片杯盤狼藉,沒有絲毫動靜。我再回頭看看鏡中倒影。這一次,我確定自己看到飯桌上有一大堆蟲蟻在蠕動,還有無數條蜈蚣之類的長形蟲體。

我注視著桌上的碗碟,發現那些蟲蟻並不是覆蓋著剩菜之上,蟲蟻本身就是剩菜。我感到一陣強烈的噁心直衝喉嚨。

此時曉晴並無異樣,而且拿出狀似眼線筆的化妝品,筆尖對著下眼線的位置準備上妝。

同一時間,我看到有兩條血痕自曉晴的眼晴流下來。我大驚,正欲上前察看她是否受傷,曉晴霍地笑聲大作,一直仰頭大笑。

原來曉晴剛才手上拿著的不是眼線筆,而是用類似手術刀的利器來劃眼線。


曉晴滿臉鮮血,眼肚下方的皮膚都被割破,看得到裡面的皮下組織。曉晴邊笑邊往前向我踏步,我嚇得馬上爬站起來,腳步不穩地退後到靠牆位置,發現並無生路可逃。

別無他法,我緊閉雙眼,等待著奇蹟的發生。


嘭!一張開眼,我看到瓊姨氣急敗壞地出現在大門口。

「住手!」曉晴回頭一瞥瓊姨,見事敗,遂幽怨地看了我一眼……



然後,揮刀刎頸。



************

仲秋陪著我到警署錄取口供,再到醫院認屍,回到家中已經是凌晨二時。

仲秋說,祖家的前村長告訴他,1950年代,共產黨不切實際地發動了大躍進,要求所有人民增加生產,務求「超英趕美」。全民大煉鋼以致荒廢農業,加上虛報糧食產量,最終釀成全國大饑荒,估計死亡人數超過3600萬,因為中共封鎖消息而無準確數字。

就是因為糧食不繼,仲秋的祖父決心要保住長子,執意把姑母賣到深圳一個大戶人家。後來聽說那戶人家的老爺並沒有好好對待姑母。仲秋姑母抵受不了長年蹂躪,趁機逃脫,偷渡到香港。仲秋姑母到底受了什麼折磨無人得知,亦難以想像,但據說她已經永久無法生育。



如果我能夠早點算到仲秋姑母有此一著,我的寶貝女兒可能就可以逃過一劫。不過一切都是命,她註定要為仲秋犧牲,彌補她前世的罪孽。

「你是說,姑母因此要向我報復? 」

「沒錯。一般茅山術士的能力,頂多就是使人被鬼附身十數分鐘。能夠幫助女鬼突破我的五鬼驅魂陣,還可以附身曉晴上十天算,她很有可能是南洋呂茅毛三山教法的後人。呂茅毛三山教法是攻擊性很強的法門。依我所見,相信她還借助了一個活人的元神,類似藥引的作用,以加快她的成妖煉術。」如今女鬼吸收了曉晴的血氣,變得更加強大,加上仲秋姑母的法力,以我一人之力未必足以應戰。

「瓊姨,解鈴還須繫鈴人。女鬼是朝我而來的,如果我可以幫得上忙,即使要受傷我都在所不計。」

我就知道,曉晴沒有看錯這個命定三生的情郎。問題是,要解決這隻女鬼,仲秋所承受的不單止是傷害,還可能會性命不保。


「首先,我要你身上十碗的血。」

(待續)

************************************

網絡作家B612 – Facebook專頁:b612lpp

(鍾意睇嘅請你去俾個like,支持吓我繼續寫嘢吖!:))

「倘若有一個人對一朵花情有獨鍾,而那朵花在浩瀚的星河中,僅此一朵。那麼,他只要仰望繁星點點,就心滿意足了。於是他喃喃自語:『我的花就在星河的某個角落』可是,這花一旦被羊吃掉了,瞬間,所有星星也將隨之黯淡無光。那你也認為這不重要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