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hi Wadatsumi:三月Omakase(下)

猛烈南瓜在飯桌 於 12/04/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若以時間性來計,這一頓午餐,是應該屬於上集。
莫非下集是個可愛夢兒?非也。
三月初是我的生日週,往年這段時間是很忙碌的,但是遇上了第五波疫情,日日確診數字萬萬聲,晚市又禁堂食,大家仍要上班,只在乎是WFH或如常回辦公室,你估真係唔撚使做咩?
難得友人KL在我生日正日的中午有空,而且心儀的餐廳亦訂到位,一切準備好但存在顧慮,就是餐廳有員工顧客確診而暫停營業,或自己中埋/成為緊密接觸者而被隔離。
最後無驚無險,當日中午大家安然無恙,來到尖沙咀K11 Musea,米芝蓮一星鮨店「Sushi Wadatsumi」,坐在吧枱前,期待今年唯一一餐生日飯。

吃在瘟疫蔓延時,一切變得也許不易。


只得午市的日子,用餐時間只限兩小時,每位$1080 +10%,先交待一下飲食習慣,面前的師傅,準備就緒。

蕨菜茶碗蒸,滑溜的蛋身裡面,包含帶子與銀杏,簡單的配搭足以點石成金。
千葉縣醋鯖魚,用酸醋醃過再煙燻,兩者味道平衡之餘更帶出魚肉的脂香,面頭的干飄絲與薑絲,作出美妙的衡。

春回大地,是子持魷魚登場之時,有卵用的魷魚,鮮美中帶甘香。

這數個月內品嚐的Omakase,總要吞一次精,白子配醋汁,穩陣的配搭,沒有「Major Seventh」的麻婆白子,「鮨央泰」的炸白子般令人驚喜。

一記creampie之後,師傅握好第一件壽司,放在我面前,肉質有彈性的石鯛,清新的調味顯得明亮照人,但魚味卻略被掩蓋,舍利的酸度不太強,飯粒煙韌,溫度正常。
深海池魚是意料之內的表現。

縞蝦來自北海道,一字記之曰:甜。

三重縣鰆魚,閃爍的魚皮,展示禾稈草燒過的痕跡,甫入口,焦香與魚香左一拳右一拳,快樂地招駕。

和歌山勝浦產大拖,輕輕地灑上酸汁與海鹽,減低其霸氣,咬下去少少筋。

大分縣關池魚,油脂豐富質感亦有彈性。

小肌的酸度是我接受的口味。

此沙甸魚生前一定是肥仔,渾身是魚鮮與油香,面頭的薑蓉,藉其微辛減低了膩感,如果舍利的酸度強一點,效果更加理想。

北海道馬糞海膽,甘甜味由頭到尾。

醬油漬日本帶子,偏甜了一點。

新鮮北寄貝夾雜醬油與其本身的鮮,纖細帶爽。

件頭頗大的赤睦,魚皮經過炙燒,逼出更多油份,柚子皮的清香,配合得宜。

味噌汁之後,拿起拖羅手卷,爽脆的紫菜,藏著軟滑拖羅蓉的喜悅。

猶如布甸的玉子,看看手錶,時間差不多了,師傅把節奏拿捏得準確,最後奉上的雪糕插著蠟燭,還跟個小小音樂盒,算是一點生日的儀式感。
謝謝。
Sushi Wadatsumi: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8號K11 Musea 6樓607號舖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