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鄔爸2.0※

林平誌 於 20/08/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鄔爸的車如常停在十一灣區內最寧靜的街道,這天我穿了高跟鞋,一步一步地緩緩走向車。也許他從倒後鏡看到我走得慢,啟動了後波,慢慢倒車縮短我的登車距離。他的貼心讓我想起自己的爸爸,天下爸爸都疼愛女兒,我想鄔爸的女兒很幸福。

「Daisy早晨,今日的工作要你穿高跟鞋嗎?」鄔爸觀察入微。

「對,我可以飛了。」我內心感激他的細心,也道出自己的工作。

「這半年來大家都艱難,空姐也飛不了。」鄔爸幽幽地說。

私家車如常行走得四平八穩,鄔爸的話多了,開始關心我的工作,也向我分享他過去二十多年的工作,需要遊走在全港各區,每條馬路都有他的腳毛。

「現在沒有穩定收入,生活還可以嗎?」我也開始談談他的經濟情況。

鄔爸笑了一聲,架起墨鏡,「辛勤的小鳥總有蟲吃,何況我是隻超級辛勤中鳥。」

他想幽我一默,可惜我笑不出來。

「今天這程後,我會休息幾天,你也不用晨早工作了哦,待我下星期重新上班才召你的車。」我下車時順道跟他說,希望他能多睡幾個小時。

他向我說了再見,沒有回應會否多睡一會。私家車徐徐駛離機場,向着未知的方向絕塵。

我放鬆心情走進客運大樓,希望藍天上的飛機能夠緊隨升空,讓世界回到從前。

***

放假的日子,我睡至自然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一時。

奢侈的睡眠讓我肚子餓得可吞下半個太平洋的食物,我隨意換了衣服,頭也不疏,戴了口罩跑到街去祭五臟廟。

十一灣是個食肆林立的舊區,我想起鄔爸請我吃過的白糖糕。只是,我走了好幾間店也買不到,肚子餓極了,我選了一間茶餐廳的乾炒牛河,走洋蔥,少油,但依然是助長脂肪的邪惡份子。

我沒有堂食,而是拿了外賣盒後盡快趕回家。我不知不覺經過之前清晨的上車地點,竟發現那兒停泊的黑色私家車,是鄔爸的座架。我好奇走過去看看,若鄔爸在的話可打聲招呼,甚至可與他分享一點牛河。

當我走近車時,只見車窗搖下了一半,引擎沒有開着,車停了在路邊咪錶位。我看到鄔爸把座椅拉下平躺,就那樣仰臥着,合上眼睛安靜地睡着了。他身邊還有一個未扔的飯盒,想必是午飯過後休息一會。

我沒有打擾他,就由他靜靜的睡,而他停泊的錶位尚有五分鐘就變紅色了,我把八達通拿出來,為他的停車位入了兩小時,令他不至於睡醒後多了一張牛肉乾。

離開鄔爸的車後,我很快回到家,打開外賣盒,香噴噴的牛河讓我垂涎欲滴,我不顧儀態地鯨吞着河粉,差點就被嗆到,連忙喝了一杯水,不消十五分鐘就把牛河吃完。

***
這天晚上,到朋友家裡參加生日派對,限聚令令晚上街道蕭颯,而朋友的生日卻仍然熱絡,我也狂歡至深夜接近一時才離開。

往返十一灣的巴士線都提早收車,連那架通宵巴士也曠工了,我在冷清的街道上無所事事,拿起手機看時間,看到那個電召車的應用程式,我不假思索就按了預約,然後我就把手機放進手袋。

過了大約五分鐘,一輛私家車在淒冷的街道迎面駛來。當車愈駛愈近,我看到了車牌,竟是鄔爸的車。

他把車停在我身邊,電動門趟開了,我登上車後,第一句就問:「鄔爸,為什麼會是你。」

「嘩,怎麼這麼夜還不回家,一個女孩子在外很危險,現在治安差了很多!」他一口氣說了很多話,語帶斥責意味。

「好朋友生日,一次半次而已。」我向他坦白。

鄔爸沒有再責怪我,把車緩緩開動,播放了一首很特別的歌,是落日飛車翻唱的《我是一隻魚》。

「Hey,這樂隊不錯嘛,你這大叔還真有品味。」我揶揄他道。

「其實我想聽原唱任賢齊的,是我女兒為我添加了這版本。」鄔爸抗議說。

「這歌令整架車都飄着年輕的氣息。」我知道他和女兒的感情一定很好。

「你明天要幾點開車,我再過兩天才要上班。」我覺得他短暫失去我這長途客後,改變了工作時間。

「你是今日最後一單了,明天六時有預約。」鄔爸淡淡然說。

「跟你分享一件事,我今日在車午睡時睡過龍了,但我起來時卻發現錶位還剩半小時,但我睡了三個小時。」鄔爸續說,語氣中帶點雀躍。

我「哈哈」地笑了兩聲:「勤力的中鳥當然有回報,對不?」

私家車到達十一灣那熟識的下車地點,我向鄔爸道別後,他把車駛進剛好有人離開了的路邊咪錶位,然後他下車鎖好門,向着街道的黑暗處離去。

一路回家,我一路想着,鄔爸為扛起這頭家,每日都在做那隻超級辛勤中鳥。而八達通入咪錶事件,大概是我能為他打氣的,最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UBER  爸爸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PMYIFP
    PMYIFP 於 23/08/2020 評論 NO. 1

    小品,淡淡悠然,人情味很舒服……
    師兄,U爸了?

  • Lam Kin Ping
    Lam Kin Ping 於 24/08/2020 評論 NO. 2

    還未啊,可能遲些再體驗。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