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463
精選
321
推薦
105
訂閱人數
65

專欄簡介 rss 2.0

林平誌
文字就像鹹魚和白菜, 各有所愛。 當你不肯定自己喜歡鹹魚或者白菜的時候, 可以嘗試兩樣都愛。 定期寫一點生活事。 表達方式是不定時地發放短篇, 每篇數百字, 配一張相片或圖片, 就是這樣, 願者上釣。

    編輯簡介

    Lam Kin Ping 喜歡寫字,將生活大小事化作文字故事, 喜歡這個演變過程。 個人網誌: https://www.facebook.com/lampingchi
    於 22/11/2021 發表

    不如知道,我喜歡吃椰絲奶油包,是所有麵包種類中排第一。就如我喜歡不如一樣,但不能稱所有女人中排第一,因為她是我的唯一。椰絲奶油包有一種予人甜絲絲的幸福感,即使是年過三十的我,每次吃到不錯的椰絲奶油...

    於 15/11/2021 發表

    剛與不如看完魷魚遊戲,心中納悶,抒一點己見。在那個扭曲的世界裡,人為了錢視命如草芥,而諷刺的是,每個人都以為能夠有命享用那筆堆疊鮮血的不義之財。我無法代入那個世界,一來我怕死,若第一隻遊戲進行後我...

    於 12/11/2021 發表

    從前快餐店的其中一個賣點,會給顧客免費的微笑。這個做法與「秒秒鐘歡聚歡笑」的廣告用語有相得益彰的效果,我曾經試過很喜歡看一個快餐店姐姐的微笑,連續一個星期去跟她買快餐。如今,微笑已變了瑰寶,只有最...

    於 07/11/2021 發表

    從大埔墟火車站走出去,通往街市的行人路是一條有蓋通道。這通道有一項特別的裝置,不是在透明頂蓋上加上金屬擋板,而是每條柱子上方都有一盞圓形的路燈,每一盞燈都被賦予一個數字,由火車站出口開始,一直順...

    於 03/11/2021 發表

    每次駕車經過東區海底隧道往港島方向時,我都會在最右線的收費亭停下車來繳費。那次我沒有零錢,只好拿出一張五百元紙幣,讓收費員慢慢找續。遇見這個收費員後,我驟然希望這個找續過程變得慢一點,甚至以手機...

    於 31/10/2021 發表

    在鄉野的深夜裡,聽着張蔓姿的歌,那首歌叫《深夜浪漫》。最近還未從字債的深淵中完全爬出來,只是爬到一半,滿口是泥土,滿腦子空白。一個人坐在梳化上呆滯,看着牆上的時鐘,那是踏入深夜一點的時份,深夜是否...

    於 28/10/2021 發表

    她聽到我說我的職業是偶像時,「噗哧」地笑了一聲,差點連正在咀嚼的麥炸雞都吐了出來。她看着我,再看看印在麥炸雞盒上的人樣,向我展示了其中一個她很喜歡和欣賞的人物,而在她心目中,有資格自稱職業是偶像...

    於 26/10/2021 發表

    看着朋友對文字的堅持和熱血,我承認我遠不及他。這段日子還清了過去兩年積下的稿債,總共是23萬字的長篇小說,當我擱筆後,久久也沒有辦法再寫短文,是以真的過了一個星期也沒有更新網誌,直至那天我抽空在...

    於 17/10/2021 發表

    我倚在港鐵車廂近門口的玻璃位,時而看看電話,時而看看風景。雨天令午間天色昏暗,也令人心情低落。我百無聊賴之時,車門打開,一對手牽着手的情侶走進車廂,親密地依傍在對面的玻璃位,開始快樂地談起話來。...

    於 12/10/2021 發表

    她叫焦曼娜,英文名取了一個意大利女生常用的名字Giovanna,是個擅於對人評頭品足的女生。她有一個特別的嗜好,就是喜歡坐在時代廣場外的長椅上,觀察着人來人往的路人,挑選每日「行頭」最厲害的目標...

    於 09/10/2021 發表

    颱風獅子山帶來的威脅,持續了兩天。雖則距離香港超過五百公里,這種距離過往都只是三號風球「貨仔」,然而這個不受人重視的風,卻引起了民間罵戰,也令人無限反思。究竟是制度崩壞,數據不外乎人情,在數據尚未...

    於 07/10/2021 發表

    許久沒有坐在有風味的食店裡,叫一支啤酒,然後跟大伙兒碰杯。有熟識的多張面孔陪伴吃飯的感覺,原來可以突然令我感動。那一晚沒有駕車,我坐在旺角上海街的一間潮式食店,待熟識的朋友都到齊了,我率先提議,...

    於 22/09/2021 發表

    厭惡了一式一樣的連鎖餐店和商店格局,逛商場的最大好處是借個廁所或嘆一陣冷氣,然而談及逛街的樂趣,尤其是當一個人只有些微時間做有限的工作時,那麼對於街道的商店分布及種類特色,就會相當考究,若有觸動...

    於 18/09/2021 發表

    我抹走臉上的蛋漿,遠處聽到有人大叫,叫我食屎啦牛屎哥。幸好,這次被丟的只是雞蛋而不是牛屎,嗅覺靈敏的依翎也嗅不到屎味。她有點害怕的問我發生何事,我只是說有人在發神經,不必理會就可以。我不明白為何...

    於 14/09/2021 發表

    走廊傳來熟識的玲璫玲璫聲,依翎回來了,這小女生終於懂得自己回家了。我為她煎了一條盲鰽,她嗅到煎魚的香味後,很快就按動了門鈴。叮咚,我為她打開大門,她很自然地伸出右手捉着我的手臂,我慢慢扶她進屋,...

    < 1 2 3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