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427
精選
288
推薦
95
訂閱人數
62

專欄簡介 rss 2.0

林平誌
文字就像鹹魚和白菜, 各有所愛。 當你不肯定自己喜歡鹹魚或者白菜的時候, 可以嘗試兩樣都愛。 定期寫一點生活事。 表達方式是不定時地發放短篇, 每篇數百字, 配一張相片或圖片, 就是這樣, 願者上釣。

    編輯簡介

    Lam Kin Ping 喜歡寫字,將生活大小事化作文字故事, 喜歡這個演變過程。 個人網誌: https://www.facebook.com/lampingchi
    於 04/02/2021 發表

    初夏的黃昏稍為降溫,然而老婆與我的冷戰已達一周,她帶同小女兒回到娘家,七天以來音訊全無。與其孤家寡人獨留在遠離市區的鄉郊村屋裡,我索性請假數天到台灣散心,回港後未與老婆破鏡重圓,卻已很想念八歲的...

    於 15/01/2021 發表

    小盲對我的眼神漸漸有點不同,在學校裡,我向她打招呼後,她由眼神回應變了一記腼腆微笑。下課補課完畢後我們會閒逛一會,穿校服的我與穿黑色套裝的她,看上去有點不相襯,但我們的步伐和興趣都愈來愈接近。...

    於 12/01/2021 發表

    上課鐘聲早已響過,我狂奔進校門,正要進入課室之時,卻被夏校長截停了。他伸出戴在左手的勞力士,指着上面的指針,一臉嚴肅地向我訓斥「you are late!」我低頭向校長致歉,死死地氣放慢腳步走進...

    於 20/08/2020 發表

    鄔爸的車如常停在十一灣區內最寧靜的街道,這天我穿了高跟鞋,一步一步地緩緩走向車。也許他從倒後鏡看到我走得慢,啟動了後波,慢慢倒車縮短我的登車距離。他的貼心讓我想起自己的爸爸,天下爸爸都疼愛女兒,...

    於 17/08/2020 發表

    停在我面前的,是一輛簇新的黑色七人車,左邊的電趟門自動開啟,我登車後向司機點頭,然後坐在中座,電門隨着聲響自動關上。被派調到機場特更,清晨六點必須到達崗位,沒有心力搭巴士,我選擇了預約私家車。第...

    於 25/11/2018 發表

    又是的士狗,小卓看着他嘮叨一輪後,私家車司機更試途打開的士車門把小卓拉下車打。只是小卓老早把車門鎖好,大漢徒勞無功後,舉起一隻中指示威,然後死死氣走回私家車去,重啟引擎離去。他開車初期還故意慢駛...

    於 22/11/2018 發表

    中年漢沒有第一時間落車,而是前後挪動着身子,試圖用力推開車門。車門還未完全開啟,他就張大嘴巴傾瀉式地嘔吐起來。夾雜酒精氣味的黃色糊狀物體傾巢而出,部分落在車門內側,部分滲在車廂地毯上,部分則跌...

    於 19/11/2018 發表

    車廂電台播放着王傑的《傷心1999》,小卓左手操控着軚盤,右手伸出窗外,食指與中指夾着一枝燃着的煙。窗外的樹,路旁的防撞欄,隨着車輛前進而急速後退。小卓跟着音樂放聲高歌,車廂內只有他的歌聲,聲...

    於 05/09/2018 發表

    她坐在淺啡色的實木桌前,眼前是一杯飲品。雖然是堂食,卻用了外賣的即棄杯,杯蓋上的小凸孔,引起她的關注。這些小凸孔,在現世代已很少功能了,大概知道它們真正功用的人,也不多。但偏偏,對她而言,小凸...

    於 29/08/2017 發表

    《八百後》,是一本書。是我在一四年任性之下付錢去買的一個出版機會。過了三年過後,數天前收到她的版稅,原來有一千七百多元。不知道是機緣還是天意,近期熱播的《超時空男臣》(剛大結局)有一份熟悉的感覺...

    於 15/07/2017 發表

    沒有人替我解剖她,我唯有冷靜下來,問她為什麼會認為我按了四樓。她用那沒有瞳孔的眼睛望着我,語帶無奈地說,「我們一直都存在,只是某些人自欺欺人的以為隱藏了我們而已。」 突然變得感性的她,讓我既驚...

    於 12/07/2017 發表

    我走進升降機(下稱Lift),按了7字,它卻一直都未有着燈,但lift門已徐徐關上。當時只有我一個人,沒有人按亮其他樓層,但他媽的lift竟然在上升,我內心有點着急地再猛力狂按那個7字三次。燈依...

    於 04/02/2017 發表

    睡了一覺後,我清晨買了些清潔用品,打算到天橋下,把油漆洗掉。若果這時候有警察來要求拘捕我的話,我也會如實招來,為了雪晴的彩虹,她睡病房,那我就睡牢房吧。 我到達天橋底的一刻,如我所料,有一名穿...

    於 01/02/2017 發表

    我知道雪晴為何常常抬頭望着天橋底的原因了,是以我向她裝個鬼臉,「我可以送你一道彩虹,就在那條天橋下,讓我們一起去創造它,好嗎?」 她一臉狐疑地看着我,像在笑我的想法是天荒夜譚。然而,她卻又沒有...

    於 30/01/2017 發表

    走在沙田沙瀝公路的高架橋下,平平無奇的天橋底,有着蜿蜒百米的七色彩虹,就那樣由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對出,一直延伸至多石街,藍色、綠色、紅色......然後,就再無色彩了。那條天橋盛載着一段回憶,那...

    < 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