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司機 (2)

林平誌 於 22/1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中年漢沒有第一時間落車,而是前後挪動着身子,試圖用力推開車門。車門還未完全開啟,他就張大嘴巴傾瀉式地嘔吐起來。夾雜酒精氣味的黃色糊狀物體傾巢而出,部分落在車門內側,部分滲在車廂地毯上,部分則跌出車外,臭氣沖天。

小卓看到此情景不禁抱着頭苦笑,這混蛋又吐得一車都是寶,今晚又要花時間清潔車廂。中年漢嘔吐過後身心舒暢,竟然想奪門而逃。小卓也許遇過太多這種借醉逃走的怪客,他敏捷地下車,一手捉着中年漢的衣領,大聲喝道:「付清車費才走,二百元車費加三百元清潔費,共五百元!」

中年漢似醉未醉,他看着怒氣沖沖的小卓,竟然傻笑起來。從西裝內袋裡掏出銀包,然後拿了一張一千元紙幣,不等小卓伸手去接,就把紙幣扔到地上,剛好飄到他剛才「出產」的嘔吐物上,很快就沾得滿滿的,如待炸的天婦羅。

「死的士狗,錢我多的是,有本事就去撿吧!」中年漢拋下那千元後,用力掙脫小卓,轉身回家去。小卓思索了一會,若是初出茅廬的他,肯定一拳又一拳地痛打着那個狗眼看人低的西裝友。

不過,他放開了他,蹲下身來,沒有考慮太多,就徒手從嘔吐物中撿起那張千元紙幣。小卓忍着臭味,如吸煙那樣以食指及中指輕輕夾着那張紙幣,放進一個透明食物盒裡。

他用濕紙巾拭去沾在手指上的污物,把後座沾有嘔吐物的車門關上,瀟灑地將棍波推至「D」,然後重重地踏一腳油門,的士如怒馬般直線疾馳而去。

小卓將車開往最近的公廁,準備清洗車廂內外的嘔吐物。那張放在食物盒內的千元紙幣,亦會一併沖洗乾淨。小卓駕輕就熟地清潔嘔吐物,不消二十分鐘就完全清理好(實際只是抹了表面,反正車又不是自己的)。他還有時間倚着車身,點着一枝煙,深深地吸一口後,向空氣吐出煙圈,「如果被人罵一句的士狗就有五百元貼士,那樣也不是壞事吧?」

小卓拿着那張沖洗過後的千元紙幣,打算用公廁的吹風機稍為弄乾後,就拿去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快餐店買一杯雪糕,將仍有臭味的紙幣轉移到陌生人手上。

駛離西貢後,小卓驅車向着旺角前進。深夜的郊外遇到街客的機會微乎其微,只有回到市區才可能有更多生意。的士駛進彌敦道後,即使到了凌晨兩點鐘仍不乏人煙,旺角夜夜笙歌,是名乎其實的不夜城。

彌敦道有人截車,正在快線行車的小卓反應迅速,連切兩線,將車泊近行人道。豈料,此時一架正在行走中線的私家車不斷響咹,大概是不滿小卓為接客而胡亂切線。小卓沒有為意,的士也沒有與之碰撞。

但那私家車司機深深不忿,粗野地把車打橫急停在小卓的士面前,一個彪形大漢衝落車,怒氣沖沖地向小卓的士走過來。小卓心知不妙,連忙鎖上車門,屏息以待。

大漢走過來,大力拍打下車門,然後口若懸河地吐出一堆粗口,最後一句用作特別警告,「死的士狗,你下次再這樣切線,祝你被泥頭車撞死,被貨櫃車壓死!」

註:圖片取自互聯網

待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的士  嘔吐物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